隋牧青:“柳州教案”近况

我和@闻宇律师 来到柳南区法院,进门时亮了下律师证就顺利过关,走了一小段路,法警快步追来,要求我们安检,我们当然拒绝,两法警尾随至法官办公室。争执中,法警认为我骂他,我告诉他,我不是骂你,我是骂你的院长蒙广新和齐颂梅,现在仍在争吵中。#柳州教案#法警说我们到它们法院就像到别人家那样应该遵守人家的规矩,我告诉他,我到你家,当然要遵守你家的规矩,否则你可以不欢迎我。但法院由全体纳税人供养,不是某个人的家,必须按照国家法律而非家法、帮规行事。#柳州教案#柳南区法院墙上就挂着律师可免于安检的规定,而且平日并不对律师安检,只是对我们特别对待。法警辩白说,规定并未禁止对律师安检。看来,“法无禁止,公权即可行事”这种恶劣的反法治观念在公门中人普遍流传。

#柳州教案#我们来柳南区法院找齐颂梅审判长,要求有二:

1、明天庭审,律师应无障碍进入法庭,拒绝非法安检。

2、庭审应依法公开进行,拒绝限制旁听者的非法秘密审判。结果齐只带着人来录像,没说两句又溜掉了。

#柳州教案#齐颂梅再次返回,我和@闻宇律师 向齐颂梅表达了拒绝非法安检和秘密审判的诉求,并指出法院要被告解除律师委托之行可耻,齐回复:律师安检与限制旁听势在必行。齐、蒙之流在犯罪道路上越行越远!我忍不住怒斥:你这个罪犯!齐威胁:法律不会放过你这种人!我答:有种你就来抓我,但我们绝不会放过你这罪犯!随后(约下午五时许)我和闻宇律师离开法院。

鉴于:柳南法院齐颂梅审判长刻意对我们进行非法安检(其他案律师无需安检),非法要求当事人解除律师委托,非法限制旁听人数(每个被告家属只有三个旁听名额)致此案非法秘密审判,我们六位律师一致认为齐已涉嫌滥用职权犯罪,将要求齐先回避本案审理,而后逐级控告、追究其犯罪行为、责任。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