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平:车轮滚滚,王全平律师在法路上!

【刘二狗蛋按】看到老朋友王全平律师(真的是微博互粉互动多年的老朋友,不是巴结关系,更不是像天朝一边把诸多中国的曼德拉良心犯关进大牢,一边恬不知耻的参加非洲曼德拉葬礼,称曼德拉为老朋友)

看着王律开着一辆老的桑塔拉牌还是什么牌的大众车,响应党国号召,给警察普法的车照,就哈哈大笑起来,让狗蛋想起了堂吉诃德的大风车。

如果在私家车上印上 警察违法乱纪,就是害群之马,警察也要守法这只是恶搞,只是逗乐,没有一点实际作用,那么为什么当局会对王全平律师严加管控,甚至拘留?也许,推动中国的法制进步和社会的前进,需要大家努力,各种创新形式,各种娱乐,各种瓦解。中国的堂吉诃德,广州的王全平律师,新浪微博@愚-言,签名为 没有公平就没有稳定!没有反对党就没有新中国!微信:wqpls13827040729还在给警察的普法路上。

咱们一起为天真可爱的王律鼓掌吧,啪啪啪……

Image

一、2015年1月26日下午,我自驾车辆前往上海,去上海市黄浦区检察院提起控告,问责上海警方渎职的刑事责任。

广东江门离上海是一千五百公里,1月23日我对导航进行了升级,并购买了一个行车记录仪。1月24日我先到广州北边的清远市准备车贴,找了一天,很多广告店不敢帮我做,我拿出报纸给店主看,说报纸都有刊登,是最近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的内容,这些店主还是不敢。

我有悲哀的感觉:老百姓还畏惧权力、畏惧警察,缺乏公民意识。

1月26日中午,终于找到一家广告店愿意帮我做车贴,开价要238元,经还价以200元成交(在江门不用100元),其实不减价我也会做,因为可能很难再找到下一家。

而上海市长刚好在1月25日说:对外滩拥挤踩踏事件感到无比痛心、内疚和自责。

我原计划就是26日出发,因为《调查报告》公布已经有好几天了,再不行动将失去新闻的时效性。

店主帮我把车贴搞好,两边车门是:从严治警;对滥用职权、徇私舞弊、贪赃枉法绝不姑息。这是孟建柱在最近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的讲话。车后窗:习近平;坚决反对公器私用和司法腐败。也是在中央政法委会议的讲话。车尾是:警察违法乱纪就是害群之马。习近平在去年说过:坚决清除政法队伍的害群之马。

店主打字时漏了一个“纪”字,我把相片发上微博才发现,后来我把“乱”字撕掉,变成:警察违法就是害群之马。这样也很顺口,我马上出发。

我为什么要自驾前往呢?因为我希望一路普法,宣传国家领导人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的精神,同时要大家关注上海践踏事件。

二、我在1月26日下午三点出发,在清远上广乐高速向江西方向行使,天黑前到达江西境内。

江西的高速公路车不多,我行车很顺,不久到达赣州,进行前行,然后进入服务区吃饭休息。

吃完饭时间还早,我继续前进。半夜十二点,我看里程表已经走了一半路程,我决定下高速找地方睡觉。在江西南丰县我下了高速,进县城找宾馆,我找了一家有停车场的酒店住下,因为我怕车贴被人撕掉。

1月27日上午八点,我从酒店开车出来吃早餐,碰到一个出殡队伍,几十人披麻戴孝,十几辆车跟着,我不知道吉不吉利,上高速往浙江方向出发。

我不知道江西省那么大,走了大半天还没有到浙江。途中我超过一辆大客车,司机用大灯照我,我知道司机的意思,就减速等客车接近,并平行,司机按了两下喇叭,我鸣了一下,然后慢慢加速离开。在服务区吃饭时,有些人对我的车拍照,我很欣慰,我的车不仅是普法,还在启蒙。

下午,我到达浙江边界,过了浙江就到上海了。浙江的高速很多车,在衢州路段出现堵车,浪费半个多小时。傍晚七时左右,我到达杭州附近,离上海还有230公里。我进入服务区吃饭。

三、傍晚,浙江已经下雨,温度急降。吃完饭我在车上休息,突然电话响起来,我江门的朋友连珠炮的问我:你到了哪里?是不是在上海?你有没有进派出所?还自由吗?我说还没有到上海,在服务区刚吃完饭。她说:我得到确切消息,江门警方已经和上海警方联系,考虑抓你,你的微博【问责上海警方】已经不能转发。

我马上把这个信息发上微博并和上海的姚蓓律师联系,我和姚律师不认识,他在微信中知道我来上海,很高兴,叫我到他家住,可以停车。上海的翁广宗律师我也不认识,他在微信中约我第二天中午吃饭。维权律师到处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

姚律师收到我危险的信息后,马上与其他律师商量,并作出判断:你的真正目的是来检察院控告,警方是害怕你的车贴,你可以把车贴撕掉再进上海。

我接受了姚律师的意见,下车撕车贴。天气很冷,还下着雨,我撑着伞,吃力的撕了一排字。后来我考虑,还是把车放在老家吧(浙江丽水),我第二天再坐车进上海。于是我下高速调头,重上收费站往丽水方向。这时我发现一辆警车跟着也调头,这辆警车在服务区我就看到,从我停车后面经过,当时我不在意,以为是过路的警察。我感到问题比想象的严重,我到杭州就被跟踪了,反证了朋友信息的准确性。

四、我迅速作出决定:返回广东。我判断警方一定不会让我车进上海,并对我留置,甚至拘留。我当初没想到警方会反应如此大,江门警方的介入使问题变严重,连杭州警方都出动了。

我作出决定后就进入一个服务区,把车停在隐蔽处,发微博【我返回广东】并微信告知律师同仁。这时,我发现这个警车在兜圈,服务区很大,警车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发完微博后立即离开。

雨一直下,并且越来越大,我不敢开快,七、八十公里的速度,如果我加速,不仅有心虚逃跑之嫌,而且雨天汽车刹车系统的有效性会降低,很危险,我车的性能也不可能超过警车。我把两个手机的电池取下,希望能摆脱警车的跟踪,因为是晚上,车多又下雨,跟踪一辆车也不容易。

许多汽车超过我,尤其是重型货车,呼啸而过,有雷霆万钧之势,激起巨大水雾,劈头盖脸的覆盖我的车辆,险象环生。走了几十公里,我进入第二个服务区,警车也进入。我的压力越来越大,继续上路,我的导航和路牌不一致,两次走错路下了高速。警车很尽职,始终跟着我。

一次我在一个路牌前停下,警车在约一百米处也停下,并且是躲在一个障碍物后面。另一次我下了高速,在一个路牌前停下,然后调头,这辆警车居然没有停在水泥路面,而是不占路面,停在水泥路旁边的泥地里。我回头在警车旁边停下,两车平行相距五、六米,我看了警车几眼。我的手机电池已拆下,无法拍照,我也不想和警车纠缠,重新上高速。

这次近距离对峙以后,警车老实了很多,只是远远的跟着我,可能是怕激怒我。

警车两次的停车状态,我看出没有攻击性,我估计警车只是要监视我去哪里,要抓我只能在收费站,我干脆进服务区睡觉,实在太累了。导航显示前方几十公里就是浙赣收费站,与其疲惫不堪被抓,不如好好睡一觉再来对付警察。我放心的在车上睡觉了,天气很冷,我几次被冷醒,我不敢着车开暖气,因为很危险。

睡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出发了,我知道收费站是警察动手的最好地点,前后一堵就是瓮中捉鳖。到收费站交费时,我看前方没有警车,我紧张的神经开始放松了。那辆杭州警车足足跟踪了我两个多小时,有一百五十公里以上,我真的服你了,杭州警察,你太忠于职守了。可惜你要对付的不是恐怖分子,而是要行使监督权的公民。

五、通过浙赣收费站后我不敢停留,继续前行,我极疲惫,眼皮极沉重,几乎打不开,我多次猛咋眼睛,继续开车会很危险,但我不敢下高速找地方睡觉,28日凌晨五点左右我再次进入服务区睡觉。

我睡了两个多小时,八点左右继续开车,中午我很累,又进服务区睡觉。下午江西走了一半路程后到了瑞金路段,我发现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一个路口处,这时候我后方一辆小车响了两下喇叭,这辆警车开始启动了,在我车后五、六百米远远跟着,三十多公里后,我减速让警车超过,我接着跟踪警车并拍下照片。警车带行十公里左右在一处修路地段停下,我超过警车继续前进,前方就是赣州,再过去就是赣粤收费站了,我心想:过了这一关就安全了。这时我也累了,进入收费站睡觉,警车也进入服务区,在加油站附近停下,可以看到我的车。这一觉我足足睡了两个小时,下午四点多我醒来,发现警车不见了。我再出发,十分钟后,我又发现一辆警车在后面,不久,这辆警车就没有再出现。傍晚六点钟,我到达赣粤收费站,我有点紧张,看不到警车,我放心了,停车拍了一张相片。晚上十点钟,我平安回到家,停车时,湖南谢阳律师刚好来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刚到家,你帮我发微信告知同仁吧,我太累了。

六、1月26日至28日,三天时间,我行车三千余公里,尤其是27日到

28日,我36个小时没有下过高速,睡在车上,极其疲惫。

虽然我没有到达上海,但我一条微博、一个人、一辆破车,就让四地警方如临大敌,控制微博、警车跟踪,害怕我车上的字,说明警察心虚。我当然也害怕被抓,因为我父母并不知道我要来上海,要过年了,平安为好。江门警方太可恶,我从清远出发的,车贴清远搞的,与你何干?

七、刑法第397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调查报告》定性本次践踏事故的性质是:预防准备不足、现场管理不力、应对处置不当…造成重大伤亡和严重后果的公共安全责任事件。

警方已经明显涉嫌玩忽职守罪,但处理结果却避重就轻,死了几十个人,都是行政处分,居然没有一个警察被追究刑事责任,简直是侮辱人民智商,是依法治国的耻辱。

我正告上海警方,这件事没有完。如果警方抓我,将构成报复陷害’罪和徇私枉法罪。我的车贴全部都是正能量,抓我,警方要考虑法律后果。我始终坚信:邪不胜正!

王全平

2015年1月30日零晨1时30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