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哥:和房宁商榷

房宁:“宪政”背后包含政治盘算

《红旗文稿》转发社科院房宁文章,在中国社会转型期、矛盾多发期,以“宪政”名义,以维权为由,将个别问题普遍化、将一般问题政治化,上纲上线,发起政治性诉讼,凸显矛盾,扩大分歧,制造对抗,并最终把对抗从法庭引向街头。这样的“戏码”在台湾,在许多发生“颜色革命”的地方屡见不鲜,西方某些势力早已驾轻就熟。中央坚持不搞“宪政”,正是不搞这样的“宪政”。这和主张依法治国、依宪治国显然不是一回事。中国正处于实现工业化、现代化关键时期,这同时也是社会矛盾最多、最为复杂的时期,我们要用宪法和法律规范社会行为,用法治来调节社会关系,但要特别防止社会矛盾政治化。(求是网)

对方宁的文章,有三点不同看法,提出来和房宁商榷。

1 ,“以…名义,以…为由”这类文革大批判惯用的说法,不是针对对方主张自身提出质疑,而是揣测对方主张背后的动机等,是十分野蛮的腹非心谤。你说宪政论者是把宪政当名义,把维权当由头,背后有政治盘算,那么可不可以说你房宁是以马克思主义名义,把社会主义当由头,背后有政治野心?可不可以说你房宁是以马克思主义名义搞思想统治,以社会主义为由维护权贵利益?其实宪政本身就是一种政治安排,就是一种依宪执政的政治诉求,何来、何须背后的政治盘算?你给主张宪政者扣上一堆政治帽子,又是“颜色革命”,又是“敌对势力”,请问你方宁根据何在?可不可以按照你方宁这套逻辑,指责你所谓依法治国实际上是要回到中世纪法家的专制?把法律当成统治民众的手段?

2 “将个别问题普遍化、将一般问题政治化”,指的是什么?贪腐是个别问题吗?特权是个别问题吗?贫富悬殊是个别问题吗?强征强拆是个别问题吗?以上种种,无不反映政治体制改革不到位,就是政治问题,用不着“化”,更用不着谁来“上纲上线,发起政治性诉讼,凸显矛盾,扩大分歧,制造对抗,并最终把对抗从法庭引向街头”,因为矛盾已经很突出,分歧已经很严重,对抗已经被制造,不过不是百姓制造,而是权贵制造。当法庭失职渎职的时候,当法庭执法犯法的时候,被侵害被欺凌者走上街头也是无奈的选择、正义的选择。

3 房宁强调的“要特别防止社会矛盾政治化”究系何意?薄熙来案确实已“防止”了政治化,“防止”了房宁说的“政治性诉讼”,只办成了一桩贪腐案,但这难道不是给历史留下一个大尾巴?徐才厚案乃至周永康案、令计划案呢?也都全部“防止”政治化?全都是一般的贪腐案?习总已明确指出坚决清除拉山头、搞派系、玩儿小圈子。官场搞这些把戏难道不是政治问题,都要“防止”政治化?贪官污吏和普罗大众的社会矛盾、文革余孽极左分子和改革者的社会矛盾,难道不是政治的大是大非问题,都要“防止”政治化?房宁的领导王伟光和房宁发文章的红旗文稿天天叫嚣阶级斗争为纲,鼓噪文革那一套,疯狂抹黑改革开放,难道不是严重的政治问题,难道也能“防止”它的政治化?权贵集团贪官污吏和广大民众的社会矛盾是当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种种社会紧张、官民对抗、思想分歧、盖源于此。这个社会矛盾本身就是最大的政治问题,如何能防止政治化?

房宁作为社科院政治所所长,对重大政治问题如此地颠倒黑白、逻辑错乱、罔顾事实、扣大帽子,倒打一耙、睁眼说胡话,是否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