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王立軍們不治,黃凱平有病難治

笑蜀專欄:王立軍們不治,黃凱平有病難治

被關押的傳知行负责人黃凱平傳出病重

有消息稱黃凱平病重。當即通過微信向他夫人打聽,回答是屬實。因為黃凱平的身體本來就差,腎部分壞了,2013年和2014年兩年都在不斷地跑醫院。平時有家人精心照料,現在身陷囹圄三個多月,一切沒有保障,不發病、不病重才怪。

跟他夫人對話是在一個晚上。她話不多,但傳過來很多圖片,都是門診交費單據,好幾十張,堆起來應該一大摞,黃凱平之病弱不難想見。把這麼一個病人捉將官裡,藥無可送,醫無可求,甚至人關在哪都不讓知道,也難怪他夫人要如此揪心。穿過沉沉暗夜,我仿佛聽見微信視窗那頭一聲聲沉重的歎息。

黃凱平住院许可证

黃凱平的就診單

這于黃凱平,根本就是一場飛來橫禍。

10月10日,一群如狼似虎的衙役闖進位於北京盈都大廈的傳知行辦公室,將黃凱平強行帶走。而此前一天,郭玉閃已遭抓捕。這一切據說緣於一個偶發事件:在京工作的美術編輯淩麗莎,10月初跑到北大校園張貼聲援香港占中的標語。北京警方想當然地推斷傳知行一定是「幕後黑手」,當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先抓捕了傳知行創始人郭玉閃和負責人黃凱平。11月26日,又抓了傳知行行政主管何正軍。甚至郭玉閃的律師夏霖也不能倖免,而在11月初身陷囹圄。

淩麗莎成了擊倒傳知行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但事情本來再簡單不過,淩麗莎跟傳知行並沒有多少關係,不過到傳知行實習過幾個月,男友一度供職傳知行但事發前早已離職。她到北大貼標語純屬一時心血來潮,跟傳知行不沾邊,傳知行沒有任何人知情,甚至她的男友也是事後才聽說。這麼簡單的事一查就水落石出,所以始作俑者淩麗莎在關押兩個多月後就被釋放了。反倒是受牽連的傳知行一直被北京警方死死揪住不放。抓黃凱平不出示任何法律文書,人關哪也不通報家屬,整個一個人間蒸發。這是只有戰時敵國諜報人員才會享受的待遇,可見北京警方對傳知行案的投入力度。既然這麼大投入,又怎會善罷甘休?

事情已經很清楚:淩麗莎事件只是由頭,傳知行才是目標。有沒有淩麗莎事件,傳知行都要迎來北京警方的雷霆一擊,不過遲早而已。至於是否抓錯並不重要,抓到了就絕不放過,哪怕抓錯也不放過,這個罪名安不上還有那個罪名等著。當年王立軍氣焰最盛時不是宣稱過:「把政治變成法制,這是我們的強項。如果把法制過程當中的問題變成案子,咱們搞了這些年案子,他行嗎?」「進入法制軌道,我們就有了全部主動權:要把這事變成案子,他就是觀眾」。這個邏輯,並沒有隨著王立軍的退出而退出,從2013年的新公民系列案,到郭飛雄案,到今天的傳知行案,貫穿的都是這樣的邏輯。一條沒有王立軍的王立軍路線,在執法者中一直占著支配地位。

說到底,傳知行案至多不過是普通刑事案件,用普通刑事案件的法律程式來衡量,北京警方屬於百分百的執法犯法。但人家根本就無所忌憚。因為人家有的是底氣:正如世界有兩種邏輯,即邏輯和中國邏輯;世界上也有兩種法治即法治和中國法治。中國法治絕不是一碗水端平的公平正義的法治,歸根結底仍不過是帶刀把子的法制,即林彪所說的鎮壓之權的法制,整人的法制,只用於治民而絕不允許約束統治者的法制。一言以蔽之,實質上秦制而已,或馬克思加秦始皇而已。

如此「法治」下,豈止傳知行諸君,事實上沒有任何人是安全的——到處是大大小小的王立軍,無論你如何律己,只要他們看你不順眼,就會隨時把你變成案子,一變成案子他們就有了全部主動權,就總有一條所謂法律來治你,通常所謂法治,所謂良知,所謂公平正義,就都成觀眾,都只能乾瞪眼了。商鞅變法徙木為信,如今所謂「依法治國」也需要徙木為信,從新公民案到郭飛雄案到傳知行案,看來都被大大小小的王立軍當作了木,都被用來立信,只不過立的都是相反的信,即都是昭告他們如何蔑視法律包括蔑視他們自己制定的法律,如何以玩弄法律為能事,如何刻意震懾社會。就此而言,他們要的根本不是通常的法治,他們要的只是恐懼。

黃凱平的確是病人,但只要能保證正常的生活條件和治療條件,他的病不難治。難治的是大大小小的王立軍。他們才是真病而且病入膏肓。國家機器把持在這些病人手上,屬於典型的倒持太阿,億萬國民都不免反受其害。所以,黃凱平的確得趕緊送醫趕緊治,但更需要治的,是廟堂大大小小的王立軍。縱然病入膏肓也得治,治病才能救人,不僅為救他們,更為了救被他們日日夜夜威脅的億萬國民。

——据 2015年1月23日台湾风传媒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笑蜀.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