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资讯:民主体制更适合幅员辽阔的大国

中国经过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旧体制的活力已经走到了尽头,民主改革的呼声也一浪高过一浪。多数精英人士认识到:中国要想步入平稳健康发展的“良性循环”,光靠经济体制改革这种一条腿走路方式是不够的,建立在民主基础上的政治体制改革是经济可持续性发展的前提。

当民主改革已成为多数精英人物的共识时,为何我们仍徘徊在民主的门槛外踟躅不前,不肯向前迈出那决定性的一步呢?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是一个大国,治理起来相当困难,一旦“民主”起来会不会出大乱子呢?

象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一个或少数几个人当家尚且经常出现“突发事件”;人们有理由怀疑:多数人都有发言权时岂不要乱成一锅粥?

如果中国是南朝鲜或不丹那样的小国寡民,只要国家元首是拥有很强民族责任心的“真英雄”,就很容易带动全国人民平稳有序地转入民主体制。正因为中国是泱泱大国,就算决策层出了一位华盛顿那样的旷世英雄,下面的人和各省地方势力也不见得会跟着他一起走上“阳光之路”?末路英雄光绪皇帝的悲剧中国人还记忆犹新。

因此多数国民都认为小国“民主”容易;大国“民主”难上加难?

这是一个很大的认识误区!!!

真实情况是:民主体制更适合幅员辽阔的大国。

大国民主转型虽然阵痛期较长,不象小国那样说转向就转向,可一旦走上民主之路就容易走向成功。

小国容易实现民主转型,但不容易巩固民主成果。

这个星球上的政治体制虽然五花八门,但从根本上来讲只有“专制”和“民主”两种类型。

首先:专制体制也许适合小国寡民;但绝对不适合幅员辽阔的大国。

象新加坡、泰国那样的小国,国土面积不大,人口也不多,少数几个决策人物能及时准确地了解掌握全国各地各阶层的真实情况。只要统治者英明能干富有责任心,就能把全国治理得井井有条。就算小国在一个糊涂自私的昏君手里弄得一团糟,但只要明君一出现又能很快扭转国势。

与小国寡民不同,中、美、苏这样幅员辽阔的大国,国土面积南北绵延几千上万公里,人口几亿到十多亿,民族成份复杂,各地地理千差万别,国情千变万化。适合此地的政策不一定适合于千里之外的另一地;能给某族群带来福利的善政说不准是为害另一族群的恶政。所以高层决策层制订出的大政方针很难与各地多数人民的利益相适应。专制政体又特别强调“政令统一”,不可能长期容忍各地各族群根据自身实际情况“自行其是”,结果矛盾和问题在体制内很难调和化解。在人多地广的大国里,就算国家元首是李世民那样的绝代英豪,也不可能准确及时了解全国各地各阶层的实际情况,因此也不可能做到令行其是,且极有可能根据手下的汇报把不搞关系清廉有为的“即墨大夫”罢官问罪;把刮地三尺但善于搞关系迎合上司的“阿大夫”连升三级……一旦某地官员倒行逆施导致腐败丛生官民矛盾升级,上面不容易及时了解情况防患于未然,直到社会矛盾激化激起民变时才能引起上面的注意。但此时巨大的伤害已经形成,拔乱反正需要花费巨大的社会成本。国家的行政效率就会因此每况愈下。如果国家出了一个糊涂自私的统治者,在任期内把国家折腾得天怒人怨分崩离析,就算继任者是有德明君也无力回天。把一辆误入歧途的手推车推上正路很容易,但要把一辆越轨的列车纳入正轨却不是一个人的能力做得到的。

纵观整个世界历史,几乎没有一个专制大国是“长命”的。中国历史上周而复始的自毁文明式平民暴动和改朝换代战争就是最典型的例证。

只有“民主”能解决大国千差万别千变万化的政治问题。民主政治实行“地方自治”,能调动多数精英的智慧和责任心,各地各族群的精英在国家统领军事外交、遵循统一宪法的前提下,能根据各地各族群的实际情况制订出最适合本地本群多数人利益的“善政”,并及时了解情况的变化,根据变化的情况及时调整政策措施,有效地防范社会矛盾升级。这就象把大国分成若干没有独立主权的“小国”来治理,各地民选权力机关能及时准确地了解当地的实际情况和随时随地的变化,了解“公职人员”的真实政绩和德行,从而真正做到“令行其是”,“任人唯贤”和“人尽其用”。就算某地某时的权力机关出了大问题,也只能危害此时此地,“恶政冲击波”不会绵延到九洲八极五湖四海。局部的暂时伤痛较之遍体鳞伤自然容易疗治些

其次:大国较之小国容易巩固民主成果。

在民主国家里,民主政治的最大敌人是武人发动的军事政变。

小国通常只有一支压倒性的武装力量,只要这支武装部队的总司令决心发动军事政变,就很容易从小国的任何一地快速进军首都端掉民选的权力机关,把国家权力从民选政府转移到军事领导人手中,实行军事独裁,断送民主前途。

民主大国发动军事政变则不那么容易。大国通常都拥有几支独立且势均力敌的军事力量。分驻各地的几支军事力量一致同意发动军事政变且自愿接受另一个军事首脑领导的概率微乎其微。民主政体又不许首都附近驻军,某支军队想发动先发制人的政变也不容易从遥远的边疆(民主国家内地通常不驻军)迅速进军首都对民选政府发动“突然袭击”;而不引起政府和其他几支军事力量的激烈反应。

所以民主大国不象小国那样容易发动军事政变,即使发动政变也不容易成功,因此容易巩固民主成果。

与民主大国相反,专制大国则容易发动军事政变,因为专制统治者为了“巩固政权”,通常都在首都附近驻有庞大精税的卫戍部队,一旦这支“禁卫军”决定发动政变,就可捷足先登推翻前政权接管国家权力,掌控国家资源,“挟国家以令诸侯”,取得对其他军事力量的压倒优势。

纵观世界上那些民主不怎么成功的国家,几乎全是亚、非、拉军人势力强大的小国。民主成果绝大多数为军人集团窃取。

拿印度和巴基斯坦为例,这两个国家都是英国的前殖民地,殖民地时期是一个国家,拥有同一文明水准。英国在同一时间让两国独立。两国立国时的民主模式完全相同,但结果却大相径庭。印度的民主政治平稳健康发展,没有发生过一次成功的军事政变,也没发生过“大饥荒”和“文革”那样的灾难性社会动荡。巴基斯坦的民主政治则一波三折,经常发生军事政变,民选政府被军事集团推翻。根本的原因就是印度幅员辽阔,不容易发动成功的军事政变。巴基斯坦的面积和人口比印度小得多,发动成功军事政变的概率比印度要高得多。因此大国印度较之小国巴基斯坦的民主成果更容易巩固。

因此当国民渴望民主改革时,根本不用担心“国家大人口多”的问题,因为幅员辽阔的大国虽然在民主转型期阵痛较长,但容易巩固民主成果,较之小国寡民更适合民主政体。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