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声代:2014年重大生产安全事故盘点

Image

从1993年深圳致丽大火发生到今天,中国的经济发展在速度和总量上都令人瞠目结舌。可是,令人感到有如骨鲠在喉,不能不提的事实则是,中国社会在当年因为逐利的经济体制而谋杀了七十多位年轻的女工,却不但没有对此做出任何纠错的努力,反而在那条引发悲剧的道路上走上了不归路。从那时到今天,中国每年都有多起安全生产事故发生,每隔一段时间就有许多鲜活的生命被生产过程中人为的疏漏给带走。这个社会越发的像一座炼狱火炉,它不断地用爆炸、浓烟和碾压等手段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献上血祭。这是一座实实在在不断吞食血肉的撒旦的磨坊。

2014年过去了,又有多少工人阶级的家庭失去了父母、兄弟、儿女?

2014年1月14日,浙江省台州温岭城北街道杨家渭村大东鞋厂发生火灾事故,导致16人死亡,17人受伤。经调查,火灾直接原因为电气线路故障,但该鞋厂主体厂房未经消防审批,厂内消火栓形同虚设;鞋厂内部安全管理混乱,而作为政府部门的温岭市、城北街道及辖区派出所、杨家渭村委会等均存在监管不力,甚至放纵违章。

2014年3月26日,广东省揭阳市普宁市一间内衣作坊发生火灾。导致11人因窒息死亡。经调查,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是作坊主女儿玩打火机引燃一内衣罩杯半成品所致。但该内衣作坊同样存在严重的消防安全隐患;当地工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公安消防部门及派出所、安全监管、供电等部门和单位都存在玩忽职守。

2014年4月,云南产煤大市曲靖先后发生两起煤矿事故。 4月7日,曲靖市麒麟区黎明实业有限公司下海子煤矿在一工作面放炮引发透水事故。该事故造成21人死亡,1人下落不明。造成事故的原因是煤矿非法越界开采,掘进工作面不进行探放水作业,冒险蛮干,放炮贯通采空区积水而成。下海子煤矿曾非法生产原煤8606.2吨,这都是弃工人安危不顾而赚取的高额利润。 7号的事故发生还没过去多久,4月21日,曲靖市富源县红土田煤矿井下又发生一起瓦斯爆炸事故,导致14名煤矿工人遇难。曲靖市是云南的产煤大市,频繁发生矿难绝非这两起,而是以前也常常发生。

5月14日,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中煤大海则煤矿发生溜灰管坠落事故,造成13人死亡,16人受伤。毫无意外的,该煤矿一直存在违反施工作业规程和施工组织设计而操作的情况。而榆林市政府、市能源局、市发改委,榆阳区政府、区煤炭局以及陕西煤监局榆林分局等都存在监管不到位。

6月3日,重庆市南桐矿业公司砚石台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2人死亡,1人受伤。此事件难以查到后续报道。

6月11日,贵州省六枝工矿集团公司新华煤矿一炮掘工作面发生瓦斯突出事故,导致10人死亡。此次事故经调查为责任事故,六枝工矿集团公司分管安全副总经理高世俊、总工程师皮礼明和新华煤矿矿长刘勇军、分管安全副矿长朱勇、当班跟班副矿长朱黔斌等5名责任人给予免职处理。

7月5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大黄山豫新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一号井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17人死亡。后来除却表示会查出相关责任人之外,此事件也缺乏详细的后续跟踪。

8月2日,江苏省昆山市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抛光车间发生粉尘爆炸特别重大事故。当天造成75人死亡、185人受伤。发生30天后报告,共有97人死亡、163人受伤。此次特大事故发生的企业环境极其恶劣,工人整日处在粉尘环境当中,即使没有必然发生的爆炸,也迟早死于尘肺病。而昆山政府在监管上的态度更是极为臭名昭著,他们通过广告公开的表示可以为了老板的舒心而不用管工人的死活:“你们‘剥削’的越多,我们越开心。”

8月14日,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安之顺煤矿发生透水事故,造成16人遇难。

8月19日,淮南市东方煤矿非法越界区域发生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7人死亡、1人受伤。经调查认定,违法储存使用爆炸材料是造成该事故原因之一。

9月22日,湖南省株洲市一鞭炮烟花厂发生爆炸事故,导致13人死亡,1人失踪,另有33人受伤。当地烟花爆竹企业不少存在超许可范围、超人员、超药量、擅自改变工房用途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地方政府安全监管上存在明显漏洞。

11月16日晚7时,山东潍坊市寿光龙源食品有限公司一胡萝卜包装车间发生火灾,导致18人死亡,另有13人受伤。

11月26日2时35分,辽宁省阜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恒大煤业公司综采放顶煤工作面发生一起重大煤尘爆炸燃烧事故,造成28人死亡、50人受伤 。 事故发生企业安全管理混乱,“三违”问题突出。

11月27日3时52分,贵州省六盘水市盘县松林煤矿发生一起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11人死亡、8人受伤。在安全问题上,矿方存在弄虚作假,蓄意逃避监管的问题。

12月13日,新疆呼图壁县白杨沟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1人死亡,仅有1名工人生还。目前善后工作还在展开。

12月29日,北京清华附中体育馆脚手架坍塌,导致13人死亡,1人重伤。受重伤的是一位怀孕的年轻女性,此次事故已经导致其流产和下半身瘫痪。

如此普遍的企业安全措施低下,表面上是管理效率低,实际上则是资本家为了节省成本而懒得处理,更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在乎工人的死活。如此普遍的地方政府疏于监管,表面上是懒惰不作为,实际上是官商勾结,对资本家纵容包庇。为什么资本家和地方政府为了一己私欲,不管不顾的横征暴敛。破坏环境的同时,风险却要由工人和工人的家庭来承担?为什么总是工人,勤恳工作,不多求多想,结果落了个阴阳相隔,家破人亡?鲁迅先生说,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从1993年看到现在,这个判断有如箴言。指望资本家和为资本家服务的政府来主动为工人的生命负责是不可能的,如果工人群众再不为自己的生存状况站出来要求改变,那恐怕就要继续在资本家的杀戮的漩涡里被越卷越深。此外,今天的政府和媒体在对这些案件的后续信息公开、追踪和报道上,经常出现有头无尾的现象。如果工人的生命,还不如官家的面子和媒体追求新鲜故事的心理重要,生命还是只成为旁观者的谈资和笑料,那么我们很快便连自称为人的最后一点资格也要失去了。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