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遵友:太原警察打死讨薪女工案说明什么?

近日,太原市龙城派出所警员打死讨薪女民工周秀云案继续发酵: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长以及龙城派出所所长看望和慰问了死者家属;受害人律师紧急呼吁太原市检察院固定包括警车与镐把在内的犯罪证据。2015年1月2日,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汪凡曾公开地向社会公众与死者家属道歉,而在此之前,已经有三名警员因涉嫌滥用职权而被刑事拘留。

此案发生于2014年12月13日,一群民工到工地上讨要被拖欠的工资,遭到工地门卫的阻拦,警察接到报警后赶到纠纷现场。不幸的是,警方的干预却导致周女被打死,其丈夫身受重伤,其他民工也遭到民警的殴打。警员的残酷行为在公众中引发了愤怒。已在网上疯传的照片和视频显示:周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一名警员将其头发踩在脚下。

周女死亡惨案已经表明:太原警方距离中共四中全会——关于建设一个透明、有责以及公信的政府——的期待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而且,发生这样的案子并不是偶然的。

为了理解这一点,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太原政府是如何回应这个明显的滥权案的。悲剧发生之后几天内,涉案派出所声称其警员是无辜的。尽管关于这个丑闻的报道已经铺天盖地,太原当局仍然保持沉默,好像什么事情都未发生。在案发十三天后,当局才终于宣布启动刑事调查。当地政府似乎隐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宣布调查之前,据报警方人士主动向周女的家人提出巨额赔偿,以便掩盖丑闻;警方还跟踪周女亲属、恐吓目击证人,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政府越是极力摆脱责任,民众就越是怀疑他们的诚信。

周女死亡案也说明了中国政府为何会遭受公信危机。对于警察暴力发泄不满的公众,他们也会把这种不满转移到聘用和支持这类违法者的政府身上。中国官员经常抱怨民众对于公共事务缺乏信任。然而,倘若政府官员总是想着掩盖丑闻、包庇同僚,那么他们又如何能够取信于民呢?

事实上,在周女死亡案发生之前,太原警方早已因滥用职权和掩盖恶行而臭名远扬。2012年10月,一个年轻男子因涉嫌醉驾而被交警拦截,此男竟然勃然大怒,口出狂言:“让你知道老子是谁”,“以后老子见一次打一次”。此男被拘捕后,其时任太原市公安局长的父亲李亚力插手此案,命人释放儿子并销毁其犯罪证据。此事曝光后,李亚力因滥用职权以试图掩盖其子罪行而被解除职务,后来又因涉嫌贪腐而被拘捕。

近年来已有连续三任太原公安局局长因涉嫌贪腐而被免职和调查,李亚力便是其中之一,另外二人分别是他的前任苏浩和他的后任柳遂记。以上三人据报均因中纪委针对“山西帮”的反腐调查而被拉下马的。又有传言称,“山西帮”帮主系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令计划。令计划因涉嫌贪腐已于近日被查。

因为有了互联网的广泛使用,也因为有了“山西帮”腐败官员的落马,所以当民众呼吁对涉案警员绳之以法时,当局被迫对此作出回应。如果不是因为警方之暴力行为与傲慢态度在网络疯传,那么太原当局可能已经成功地掩盖这个恶行;如果不是因为中纪委书记王岐山领导的反腐运动,以及该运动产生的威慑效应,那么太原当局也很有可能不采取任何行动。

把周秀云的头发踩在脚下的警员已被拘捕。他的行为不仅伤害了一个——作为社会弱势群体的——民工的尊严,还伤害了一个活人的生命,违反了这个国家的法律,而且亵渎了普通民众的良知。

中国共产党在其关于依法治国的四中全会决议中指出“公平是法治的生命线”,“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引领作用”。由于认识到这一点,四中全会决议誓言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周女死亡案是对太原市乃至(更大范围内)山西省当局的考验,考验当局能否以透明、有责和公信的方式履行中共对于“公平正义”的承诺。

(周遵友博士是德国“马普外国与国际刑法研究所”研究人员,著有《Balancing Security and Liberty: Counter-Terrorism Legislation in Germany and China》一书)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