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承仙:从出租车管理之惑看公民自治自律的意义

我想大家对上海“钓鱼执法”事件一定还没忘记。2009年 10月14日晚,上海司机孙中界本是好心搭载”路人”,但结果他驾驶的公司车辆被上海市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以涉嫌黑车营运为由暂扣。所谓“路人”不过是线人,他遭遇传说中的“钓鱼执法”,为证清白,血气方刚的他挥刀自残。

但是这只是广为人知的“钓鱼执法”中的其中一件而已,类似事件层出不穷,也不仅仅发生在上海。那么为什么会出现类似事件,警方或城管凭什么对黑车下重手?甚至不惜钓鱼式执法?

先随便找一则旧闻:出租车罢运。2012年5月1日起,兰州发生了出租车罢运。罢运的导火索是加气难问题,但是深层次的原因众多: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每月高达4125元,非法营运的“黑车”数量众多。出租车罢运事件在全国各地接连上演,起因也各不相同,但最终诉求有两点始终相同:减少份子钱和要求政府打击“黑车”运营。

这一下我们好像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是落后的出租车管理制度导致了出租车罢运事件,而出租车罢运,出租车司机的诉求又导致了政府加大力度打击黑车运营,甚至不惜钓鱼执法。甚至我们还可以延伸一下,是当权者为了自己家人和亲戚朋友的利益,垄断了出租车运营,每个出租车从业者都必须从他们手里高价购买出租车牌照,价格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取决于各地经济水平,还需给他们缴纳高昂的份子钱即管理费。因此当无本经营的黑车侵犯了正规出租车司机通过缴纳“保护费”已经取得的垄断专营利益时,正规司机们联合起来抗争,给背后的老大(当权者)施加压力,要求打击黑车司机。老大为小弟做主,大力打击黑车运营,因而我们得出被钓鱼执法的孙中界们是被落后甚至有点邪恶的制度所伤害仿佛就顺理成章啦。这也是许多有识之士所持的观点。

这个结论成立吗?

结论基本成立。那么呼吁取消当前的出租车管理制度就是题中应有之义咯。如果没有了出租车管理制度会怎么样呢?以下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

我家位于这个城市的郊区。这个郊区的政府可能对出租车经营管理这一块儿的蝇头小利不太感兴趣,所以对黑车非法运营的打击不力,时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久而久之,价格更为公道的黑车(因为不用缴纳各种税费嘛)把所有的正规出租车都干黄了或赶到市区运营了,实现了没有出租车管理制度下的自由运营。这不就是我一直努力追求的状态吗?减少政府干预,自主自由。但是,别急,接下来黑车司机们统一就把价格从正规出租车八元起步提高到了十元起步,每公里的价格也比正规出租车要高百分之二三十。而且还有选择性地载客,不是好地不去,或者要加价。按照市场经济的逻辑,此时正规的出租车更有比较优势,具有竞争力,应该可以回来发展壮大了。但是黑车司机们联合起来对正牌出租,谁来这里运营就骂谁,打谁,围攻谁,结果这里还是黑车的天下。

对此,除了黑车司机以外的居民们包括我都深恶痛绝,恨不得政府把这些黑车统统消灭掉,让正规的出租车回来运营。滑稽的是崇尚自由的我也是希望借助公权力好好管教一下这些黑车,甚至取消黑车运营的人之一。

或许有朋友说,你举的例子很极端,不是所有地方的黑车都这样。那我再来举一个例子,大家多多少少都出过门,去过别的城市吧。你是否遇到过出租车宰客、甩客、拒载的现象?态度粗暴或瞎转悠绕远,本来十块钱能到的地方,转几个圈给你绕出五十一百来。当你被拒载或宰的时候,你是否愤怒得想打他一顿或到此地政府门前去游行抗议(如果可以的话),要求惩治出租车司机的行为,加强对出租车运营的管理?我想你一定会的。除非你是出门有专车接送的特权阶级或者既不在乎时间也不在于钱的悠闲富豪。那么,此时如果政府响应你的呼声,加强对出租车的管理和监督,规范出租车运营,重拳打击不文明行为,甚至让此类司机付出惨痛代价,是不是会让你心花怒发拍手叫好?

问题来了,政府加强对出租车管理,把出租车管理纳入城市管理的范畴,特许经营,专门监督,民众批评政府垄断,司机批评政府打击黑车不力,黑车遭遇巨额罚款,连好心司机也可能遭遇钓鱼执法。政府放开出租车管理,让从业者自由经营,乘车者遭遇宰客、甩客、、绕远、拒载、乱收费等等,市民要求政府动用公权力对出租车进行管理、监督和惩罚。你说政府到底管还是不管?

说到这儿,又会有朋友要说了,中国实现了自由与民主后,这种现象就不会出现了,这种矛盾就迎刃而解了。执政者不再用公权力寻租,放开出租车管理,运营者无需购买牌照,登记就可经营,及时纳税即可,政府也就无需打击黑车了,都是合法经营。我说,未必。黑车可以偷漏税,价格还是有优势,登记注册合法经营的车主是不是会散步抗议要求政府加大对出租车行业的管理,要求打击黑车?正规出租车不文明经营,宰客、甩客、、绕远、拒载、乱收费时常发生,普通出行市民会不会要求公权力增强对出租车行业的管理,加大打击力度?如果政府响应无论是正规出租车司机们的呼声还是出行市民的呼声,加强对出租车行业的管理、监督、处罚措施,是不是得增加机构和人员,而由此导致增加的费用最终是不是还得由从业人员和出行市民承担?再由出租车行业推论开去,每个行业都要求政府加强管理、监督,最终公权力还不是跟今天一样会入侵、控制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每一次要求公权力加强对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管理监督的结果都是增加民众负担,增大公权力对个体权利的侵犯,对个体自由的限制,民众等于自己给自己增加一道又一道的镣铐。

如何破解此死局?

公民自治与自律。何谓公民?百度百科:公民指具有一国国籍,并根据该国法律规定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人。要我说,公民就是努力追求自己的权益,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并勇敢承担自己的义务的人。公民精神在个人事务上主要表现为自治、自律和自强。这跟先秦哲学流派的杨朱思想有点相似,“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

概念很空洞,如果继续拿出租车来举例的话,就对公民精神就一目了然啦。假设正规出租车司机都能文明经营,不宰客、不甩客、不绕远、不拒载、不乱收费,无论是民众还是政府都没有理由对出租车行业指手画脚,出租车司机也就可以抵制出租车管理部门、并逐渐取消掉出租车管理部门(当然中国的目前出租车管理部门确实是以权力寻租为第一目的,所谓管理只是个幌子,在这里先抛开不论),可以实现自由登记运营,无论从业人员还是乘客都可以从中得利。同样,如我所在区域的而言,哪怕都是黑车,如果黑车都能善待乘客,不试图从乘客身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我等乘客也不会强烈建议政府加强对黑车的打击,就实现了把公权力从出租车这一领域赶出去,还给市民一片自由、自治空间的目的。再延伸开来,当我们把公权力从一个又一个的领域赶出去的时候,公民懂得自律、自强,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能实现自治的时候,离自由民主也就一步之遥了。可惜,国人往往都是反其道而行之。

在当前情况下,推动公民运动,提倡公民自强、自律、自治有什么意义?我认为意义有二;一,公民的崛起是遏制公权力的重要力量。民主、自由与法制从来不是摆弄几个概念、搭建一个框架就可以实现了的东西,她需要民众以公民精神为指导,在生活中一步一步地去实践,去纠偏,去完善。二,就算中国一时间还没有实现民主、自由与法制,民众也可以藉践行公民精神来减少民众彼此之间的伤害或借公权力之手的彼此伤害。

文章写道目前为止,按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政治正确”,甚至有点五毛党的嫌疑。接下来,我要说句不那么“政治正确”的话:在专制统治下,公民往往是异类,公民既是极权专制打压的对象,也是愚民暴民们嘲弄的对象,公民和公民社会的成长都异常的艰难;社会中绝大多数都是愚民和暴民。而愚民与暴民之间的相互转换也就是历代专制王朝垮塌与重建,治-乱循环的原动力。在朝代更替中,独裁者最后都难逃被胜利后的暴民抄家灭族,全面清算的命运。当今当局一边用权力打压公民力量的崛起,一边封杀堵塞公民启蒙言论的传播。那么,无论少数先行公民怎么努力,要建成有人性有理性有责任有担当的公民社会将遥遥无期,而极权专制者也终将难逃进地窖或下水道的命运。所以,为了你们,为了我们,为了你我所有人,请结束打压公民的倒行逆施,请终结妨碍公民成长的特权专制,请开启言论自由,以公民教育替代政治洗脑,致力于公民启蒙,推动公民运动,一起朝逐步建成一个成熟公民社会的方向努力。

彭承仙刘二狗蛋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