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出租车罢运 抗议份子钱过高

8日下午开始,南京火车南站、小红山客运站、禄口机场等地发生不同程度的出租车停运事件。在南京南站,停运的出租车一度达到数百辆。交通、公安等部门已介入处理。

1月8日下午,高铁南京南站地区发生部分出租车罢运现象,一度造成乘客滞留。多位南京出租车驾驶员向记者证实,每月高达7000元乃至9000元的份子钱让他们不堪重负,“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200多块”,这迫使他们通过罢运来表达希望“减租子”的群体诉求。

记者亲历:要不是罢运,还抢不到你的单呢

当晚6时15分,在南京城东工作的记者打算下班回家,通过常用的打车软件尝试叫车,目的地是近30公里外的江北。往常,附近的出租车抢单很快;今天,直到叫车信息推送到靠近200辆时仍没有反应,记者随手点了“5元小费”按钮,直至347辆停止推送时依然无人问津。接着,记者又发送了一遍叫车信息,这次成功了。

的哥刘师傅请记者耐心等一会儿,因为他距离这里还有2公里多。“要不是罢运,离这么远,我还抢不到你的单呢?”驾驶员刘师傅说,他也住在江北,顺道回家做趟生意。下午4点多,刘师傅在南京南站“偷偷拉了一个客人”到城东仙鹤门附近,“大家都不载客了,我也不好意思接活,后来试着接了打车软件一个单子,让乘客往远处走了一段才拉上他”。

事实上,8日中午时分,记者已获悉南京出租车酝酿罢运的消息。下午4时许,记者赶到南京南站出租车上客点发现,乘客们排起长队焦急等车,但出租车来的少,间隔时间也长。出了南京南站,马路上的空车大多亮起了“停运”的牌子。记者试图打了好几次车,均遭拒载。据了解,至下午5点左右,这些罢运的出租车被疏导离开南京南站,但又聚集至附近的玉兰路、明城大道上,依然拒绝载客。

罢运主因:份子钱像大山一样压在驾驶员头上

“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200多块,起早贪黑开了十多个小时的车,自己几乎不挣钱。”南京南站参与停运的一位“的姐”告诉记者,她从2014年3月份开出租车,没有“二驾”,自己基本上每天早上6点出车,晚上9点收车,一天忙活12个小时以上,收入是多少呢?她举例说,1月7日当天,她共收入390元,但交给公司的“份子钱”就有200多元,加上100多元加气费,“就基本没有余钱了”。

载着记者回家的的哥刘师傅也告诉记者,除了实在太高的份子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驾驶员头上,“南京城内道路拥堵,目前只在早晚高峰时段共5个小时实行双计费,我们希望全天候实行双计费”。在他看来,打车软件催生的专车服务,以及南京随青奥会举办一下子增多的出租车也是个中诱因,“僧多粥少,现在还有一些新车没有投放”。

据了解,南京过去两年陆续新增出租车达3000辆。记者从南京市客管处获悉,目前南京全市共有出租车11700多辆,包括普通出租车、中高档出租车,普通出租车的“份子钱”为每月7000元,中高档出租车为每月9000元。

据公开报道,北京出租车市场的“份子钱”是4000元,广州是5000多元。相比之下,南京出租车份子钱的水平远远超过了这两个一线城市。对于南京出租车驾驶员反映“份子钱”过高的情况,南京市客管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相关收费标准是由物价部门制定的,也经过了相应的听证程序。

据多位驾驶员反映,南京出租车份子钱太高是问题的主要矛盾。人民网将进一步关注事态进展。

来源:新华网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