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一只猫:专车与小产权房

在享受了几个月的滴滴专车服务以后,有关部门终于下手了,北京、广州的交通委相继宣布专车非法,看来当年关于微博的传闻应验于专车了,那就是“微博刚出现的时候,他们还不懂怎么管,一旦他们懂了,你就等着看罢”,是的,看来交通委慢慢看明白了,专车这样发展下去,出租车的服务将彻底失去竞争力,而有关部门作为份子钱的最终受益者,也将失去其分食渔利的资本。

为了便于理解,我们不妨将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专车,政府,对应到以下角色,那就是地方政府、房地产开发商、小产权房、政府——是不是觉得豁然开朗了?是的,而在这个利益结构中,每辆出租车所缴纳分子钱,说白了就是政府收取的特许经营权的租,这和政府垄断土地供应,通过招拍挂收取土地出让金(地租)是一个道理;出租车公司和交委之间的关系,对应的是地租的中央与地方分配关系,也就是说,表面上看,盘剥出租车司机的是出租车公司,但实质上,出租车公司和交委,还指不定谁占大头呢。最后,新兴事物专车,自然就是小产权房了,为什么中央和地方政府对小产权房始终采取禁止而不是管理的态度?原因很简单,小产权房绕开了政府垄断的土地出让权,如果口子一开,岂不是洪水猛兽?

参照房地产业的利益结构,再看出租车与专车领域的事儿,很容易弄明白了:说出租车司机服务态度差,那是一定的,因为他们有双重属性,既是政府拍照费用的被盘剥者,又是拍照门槛所保护的既得利益者。正如房地产开发商,虽然房价70%以上都是土地成本和税费成本,但由于政府对土地的垄断,缴纳高额地价的房地产开发商,也承袭了这一垄断,所以敢于漫天要价。出租车司机总是诉苦,份子钱太多,赚的太少,外地车竞争激烈,生意不好做,但他们承袭了交委的特许经营权垄断,享受缴纳了高额份子钱以后的准入壁垒,他们有能力对乘客耍横,他们也有需要保护的既得利益。

这是非常可悲的乘客与出租车司机双输局面,因为我们都知道,真正的利益大部分是被交委夺走的,出租车司机其实是受气包,但出租车司机非要对交委操他们表示很爽,非要将气撒在乘客头上,那你也没办法,那什么,S和M总是成对出现的,你要劝他们分手是劝不动的。

专车打破了这一切,据我亲身经历,专车司机上车往往苦口婆心地告诉乘客,他们家的车啊,都是正规汽车租赁公司租来的,他们家司机啊,都是正规劳务公司聘的,不是他们开自己家的车来拉客,他们的服务啊,都是参照东莞ISO系列规范好的,内什么,如果不下车给你开车门,不给你水喝,不给你手机充电,你分分钟可以投诉到他们掉裤子。最后来一句,一定要给个五星哦亲,你看这才是市场经济竞争的结果啊。特别是专车的优惠券,我了个去,今天某商家给你补贴15,明天某演员给你补贴15,一次40多块的车,一下子砍到20多块,短途的比出租还便宜。

消费者更喜欢专车,这是毫无疑问的,出租车司机仇视专车,这是因为他们是被压迫者,也同时是这一利益结构共谋者,与残羹冷炙分食者,我们难以指望他们去倒逼交委取消份子钱,唯一能够指望的,还是在股票市场上融了不少钱的互联网租车公司,聚集足够的社会资源,颠覆既有利益结构,重建市场化竞争规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