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民征稿]刘少明:建三江前线公民亲历记

编者按:2014年3月20日,人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人和九位公民亲属,前往黑龙江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公民。3月21日上午,所有人被当地公安人员带走。3月22日,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对江天勇等11人以“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的违法行为”,分别作出5至15日行政拘留,并处200至1000元罚款的处罚决定。3月23日,江天勇被黑龙江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公安局行政拘留。

该事件引发人权律师和公民关注,从各地赶往黑龙江佳木斯建三江地区。本文作者刘少明亲历全程。以下是他的亲历实录。

建三江

建三江事件中被囚四律师: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唐吉田。

建三江2

公民和人权律师围观建三江,要求无罪释放被囚四律师。

 

 

2014年3月26日,我随同公民黄敏鹏、艾乌搭上广州—哈尔滨的无座列车,车上巧遇谢文飞。到站后有哈尔滨公民王滨生、张焱接待,安排我们下一步行程。途中还结识了公民孙涛、邹智文、王喜利、于新永、黄静怡和维权女警察马胜利、徐兆杰。

刘少明6

刘少明在建三江

29日,我们到达距建三江40多公里的佳木斯同江市。谢文飞、于新永、黄静怡等人则在同样距建三江40多公里的富锦下车。我们兵分两路择机进入建三江。

 

30日,我随同马新丽,徐兆杰进入建三江,见到了毛善春、田发全等在此坚守的公民,再与谢文飞等公民汇合。晚上住下,建三江警方不断骚扰我们,一会儿查身份证,一会儿又来拍照录像。无奈,第二天我们退守富锦。路上建三江警方还不甘心,设卡抓捕我们。这天被抓进建三江西城派出所的公民有:邹智文,孙涛,王喜利,黄敏鹏,谢文飞,于新永,刘少明。这也是我在建三江第一次被抓捕。在西城派出所,谢文飞,于新永,孙涛等人临时出任驯兽讲师。

被押6小时很快过去。下午,建三江警方押送我们出境。

在富锦,先见到负责接应的黄静怡和艾乌。接着又跟被警方赶出建三江的公民刘嘉青、曾国凡、丁岩、邓福权、龚新华会合。

我们住进了10元一晚的豪华大澡堂,腐败了一把。随后,刘嘉青等人赶往北京围观丁家喜案开庭。谢文飞等公民去哈尔滨,到某机关抗议建三江警方的非法行径。行前他们把公民郑建慧、李玉风、王金兰介绍给我。我跟他们在富锦坚守,等待谢阳、王兴、陈建刚、王宇等律师到来。

刘少明2014.4.1

 

2014年4月2日,谢阳律师、王兴律师来到建三江,在公民单亚娟的陪同下,两位律师走访建三江公检法各机关,据说,谢阳、王兴两律师没少骂建三江的官衙恶史。特别是谢阳律师的作派,鬼神都敬三分!

刘少明2

次日一早,公民郑建慧、李玉凤、王金兰、丁岩、刘少明偷渡建三江失败,无功而返。返回富锦途中,刘少明和郑建慧分别接到小彪和高飞的电话(小彪和高飞是这次建三江事件的幕后英雄,当然还有更多,在此就不表了),要我们几位公民马上返回住地一餐馆,并告之几位律师也到了富锦。我们回到住地餐馆,见到了谢阳律师、王兴律师,及发起“诚征不怕死的律师去建三江”的陈建刚律师,还有公民渔夫王福磊、令狐小山(他俩己潜伏建三江及富锦多日,多次探访被抓律师及被抓公民),还有几位来自佳木斯的公民赵宝君、于丽华、王玉波。

午饭后,我们跟随三位律师顺利进入建三江。入境就有三辆警车跟踪我们,我们到哪跟到哪。几个警察对我们说:建三江是个很和谐的地方,你们来了就搞到建三江人民鸡犬不宁。陈建刚律师、谢阳律师、王兴律师从不同角度反驳他们,大意是你们代表不了建三江人民。几个警察尴尬无语。

但考虑到晚上安全及不被警方驱赶,郑建慧等公民晚上返回富锦居住。三位律师则留在建三江格林豪泰洒店迎接明天的战斗。

刘少明2014年4月3日晚

 

2014年4月4日下午两点,郑建慧、李玉凤、王金兰、丁岩、刘少明五位民三闯建三江,刚下车就见到昨天押解我们出境的三辆警车,见面后彼此点头算是招呼。约莫半小时后,陈建刚、王宇两律师乘坐的大巴到站,两律师下车,我们没有寒喧(这是我第一次目睹大战铁道部的女侠王宇律师的风彩)。建三江警方立刻紧张起来。接到两位律师,我们迅速离开车站,打的直奔建三江检察院,三辆警车一路护送。

刘少明

到了建三江检察院,气氛跟昨天一样紧张,四五十个警察和三辆防暴车己经在检察院门口广场上等候两位律师和我们公民。经历了昨天就不怕今天,我们在门外等候两律师办完事,两位律师说去七星拘留所,我们立刻打车跟两律师前往建三江七星拘留所。

五公民四闯建三江(一次偷渡失败),今天终于近距离感受到四位人权律师抗争的心跳和其他公民愤怒的呐喊!七星拘留所跟建三江检察院一样戒备森严。王宇和陈建刚两位律师跟拘留所所长交涉多时,最后还是没能见到在押的律师和公民,天也渐黑了。

黑龙江是中国太阳升起最早的地方,黑土地很肥沃,那是上天赐给善良的中国人民的礼物——北粮仓。黑监狱、黑法制则是中国人民的灾难——北大荒。没有民主法制,整个世界都将荒漠,人权律师们正是拓荒者!

刘少明2014年4月4晚

 

2014年4月5日早上9点,我陪陈建刚,王宇两位律师到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拟探访在押的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律师因伤重被提前送往河南老家)。三辆警车从格林豪泰酒店一路押送我们的出租车到七星公安分局,还是昨天那些人,我们三人也见怪不怪了。

刘少明3

到了七星公安分局,王宇律师向值班警察说明来意,要求见分局主管领导,傲慢的值班警员生硬地答复:领导不在。并有6个警察帮腔。王宇、陈建刚律师据理力争,迫使值班警员打电话给主管领导,领导回复说马上过来。可我们三人苦等了近两小时也不见其踪影。由于两位律师还有其它事情要处理,就不跟他们撬了,改天再来抗议。恶史对律师都如此蛮横,何况对我们草民?

离开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我们三人赶到红安物流公司领取包裹,三辆警车又礼送我们到红安物流。我们领取了七八个大包裹,里面装的全是东北军大衣和被服,是准备组织第三次在建三江七星看守所抗争守夜的用品。随后我跟陈建刚律师雇了一辆大三轮车,赶回住地格林豪泰酒店。半路上,突然一辆大面包警车把我们拦下,车上下来七八个警察,领头的警察对我们三人说:“接到群众举报,你们车上装有违禁物品,要全面检查。”无奈,我们只有配合检查。这时围观的人很多,陈建刚、王宇两律师很有经验,大声对我说:“老刘,看好了!不要让人载栽赃!”他俩同时不停地打电话向七星公安分局抗议。我马上高声对警察说:请你们驱散围观群众,不要让人栽赃我们。要有人放颗摇头丸或冰毒什么的,我们今天就摊上大事,说不清了。警察红着脸说:“你们要相信人民警察”。我说:“我要是相信你们人民警察,我们今天就不会到建三江来了”。说罢,警察检查就草草收场了。

我们回到格林豪泰酒店,十多个国保忙着为我们卸货,并送到陈建刚律师房间。晚上我们穿上东北军用大衣在格林豪泰酒店门前合影,有三位人权律师:陈建刚、王宇、腾确;也有公民郑健慧、李玉风、王金兰、王福磊、令狐小山、丁岩,刘少明等。拍照留影后,大家分头散步。

刘少明,2012年4月5日于建三江

 

4月6日清晨5点半,陈建刚、王宇、腾确三律师及公民王福磊、单亚娟、郑建慧、李玉风、丁岩、王金兰、刘少明10位公民,前往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准备迎接当天获释的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

刘少明5

我们10人分坐三辆出租车前往,离拘留所三公里的路口,已被建三江警方封锁。十多辆警车停放路边,警方用三道人墙堵住通往拘留所的路口,强行拦下我们的车,百多名警察目视着我们。现场高喑喇叭突然响起:“你们是非法集会,给你们十分钟离开此地……”。仅仅为了阻止我们迎接今天出狱的三位人权律师,他们就摆出了这么大的阵势,难怪传说中国维稳经费超过军费开支,这回真长见识了。

陈建刚律师、王宇律师、腾确律师当场提出强烈抗议。三分钟后,警察两个架一个,分别将我们十人推上了5辆面包警车,押往建三江西城派出所。并将我们非法扣押了长达6小时,直到给我们录完口供(当然全部是零口供)才释放我们,错开了三位律师出狱的时间。这也是我和丁岩第二次被扣押在西城派出所。

6日早上,三位人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被当地警方分别在三个不同的时段押送往哈尔滨机场和佳木斯机场。当我们十人从西城派出所获释时,三位人权律师早己踏上了回家的空中旅程。

人权律师是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力量和希望!在此,我祈福他们平安!他们的付出和坚守的正义,是中国人民的福祉!

刘少明2014.4.6.于建三江

 

2014年4月10日中午12时,我们一行三人(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黄汉中律师,公民丁岩、刘少明)打车来到宝泉岭绥滨公安分局,探望因声援律师而被关押的张圣雨、陈剑雄等多位公民。

刘少明7

刚到拘留所大门,黄汉中律师向值班警察说明来意,值班警察汇报后,一下涌出7个警察,打开电动门放黄律师进去。再出来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号J150326),把我和丁岩拖了进去,此刻我们仨就被他们控制了。

一个二杠二星的警察(警号为J150540)又带来三个警察围住我们。其中一位警察还对黄汉中律师动粗推搡。50多岁的黄汉中律师相当克制,再一次平和述说此行目的,同时也提出抗议。警察收缴了我们的证件和手机,把我们赶进停放消防车的车库边,四个警察看守着我们三人。

这时拘留所所长过来,又一次查看了我们的证件,发现张圣雨的委托书没有日期,顿时发飚,并把黄汉中律师所有证件拿进办公室详细调查。

半小时后,一辆面包警车开进拘留所,下来5、6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手持微型冲锋枪,看了看我们,走进拘留所办公室。十多分钟后,手持微型冲锋枪的警察出来,又看了看我们三人没说话,另一个警察通知我们手机在他手上,要我们跟那个持微型冲锋枪的警察走。

僵持片刻,警号J150540的警察从办公室朝我们走来,训斥我们快离开这里,否则,发生什么事情他不负责。显然是恐吓我们。

事已至此,就跟着他走出拘留所(可能是他们接到上级指令,不想再把事情弄大,临时决定先放我们走)。出了拘留所就打电话、发微博通知外界。三辆警车一直监视着我们,我们包乘的出租车也被他们开到交警队,司机罚了200元,还做了笔录按手印。

最后,三辆警车押送我们出境。后来还控制了我们一个多小时。

刘少明2014年4月10日晚于富锦

4月14日晚上10点,公民王福磊、高飞、丁岩、刘少明随蔺其磊律师来到建三江红兴隆拘留所附近住宿,公民王福磊、令狐小山来过几次探望被非法拘押的公民。蔺律也屈尊跟我们住15元一天的小旅馆,准备次一早去迎接被释放的公民翟岩民、张圣雨、姜建军、陈剑雄、李保霖、李大伟等十多位公民。

刘少明8

次日早上5点,公民王福磊安排蔺其磊律师和公民高飞做接应,带着公民丁岩、刘少明来到建三江红兴隆拘留所等候迎接。四月的黑龙江大地,冰雪尚未化尽,我们三人跺脚小跑御寒。福磊不时跟拘留所大门狱警攀谈了解放人事宜,及宣讲正义。

一小时后,也就是15日早上6点10分左右,四辆警车急速开进红兴隆拘留所,大门顿时开啟,从拘留所内冲出二三十个狱警。一个二杆三星的警官亮出警官证,要我们三人上三台警车,跟他们去建三江红兴隆公安分局。整个过程中他们没有动粗,也没有恐吓,更没做笔录。在外接应的蔺其磊律师和公民高飞已发微博把我们三人被抓的消息传遍世界各地。这起了作用,11点多我们三人就获释了。这是公民王福磊第三次被抓,我和丁岩第四次被抓。不满十九岁的丁岩这时也显得坦然镇定。

走出红兴隆公安分局后,得知翟岩民等公民己经到了哈尔滨或佳木斯,我们又错过了迎接受难公民出狱的机会。当然,这不是我们的错!

刘少明2014.4.15晚于哈尔滨

 

2014年4月15日中午,蔺其磊律师、公民高飞买好车票等候从红兴隆公安分局出来的公民王福磊、丁岩、刘少明,也巧车站就在我们出来的红兴隆分局的斜对面,我们五人很快就汇合了,登上大巴追寻已到佳木斯的获释公民。

刘少明4

蔺其磊律师

我们一行五人来到佳木斯火车站附近一家餐馆,见到了翟岩民、张圣雨、陈剑雄、李宝霖、李大伟、姜建军、刘新、孙东生、赵远、杨春林等公民,看见带伤的剑雄和圣雨我说不出的酸楚。饭后我们直奔哈尔滨,晚上9点到,公民迟进春接待我们并安排了住处。

第二天,我们几个公民陪着蔺其磊律师到黑龙江高检、高法举牌抗议。遭数十警察驱赶,还好没有人被抓。公民有翟岩民、张圣雨、李宝霖、姜建军、李大伟、王福磊、丁岩、刘少明等。回到住处,十多个便衣监视我们,大家已经无所谓了,晚饭后照样分头散步。

第三天,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回北京参加丁家喜案、张宝成案开庭,一路去了内蒙赤峰看望生病的刘土辉律师。分别时,我专程送蔺其磊律师出门搭车,蔺律一身红外套冲锋衣背个大背襄,他在任何场面都说话平和,但非常有力有见地,我跟他在建三江相处时间最长。看着蔺律上车的背影,不禁我感慨万端——这难道不是中国人权律师宪政路上的一个缩影么?

刘少明2014年4月17日晚

 

2014年4月17日晚上6点,公民翟岩民、王福磊、陈建雄、姜建军、丁岩、刘少明和一位不知姓名的公民,踏上了哈尔滨—内蒙赤峰的列车,车上我有空跟翟岩民海阔天空一聊,得知他是老八九,我们的心拉近了。翟岩民等公民组织建三江声援律师的现场抗争,更让我满怀敬意。在此,向因为声援建三江被囚律师遭非法拘押的十五位公民致敬!他们是:张圣雨,陈建雄,李大伟,李宝霖,姜建军,孙东生,翟岩民,张焱,迟进春,张世清,赵远,李发旺刘星,袁显臣,梁艳。

刘少明9

次日早上3点,列车到达内蒙赤峰,我们找个车站小旅店小睡一会,八点乘车前往刘士辉律师的故乡——喀喇沁旗。见到了刘律的父亲、姐姐和刘律本人,瘦小的刘律在父亲居住的小区里接待了我们,他也是不久前在上海冶病被警察强行押解回故乡的。从刘律父亲和姐姐的口中我们得知,刘律从中学起就开始“反叛”,一路走到今天,历经千辛万苦,家破人散且一直奔走在中国人权的第一线。午饭后刘律送我们上车去北京,他那瘦弱的身影走在我们前面领路,我们不由肃然起敬。

刘少明2014年4月19日晚

2014年4月19日晚,我们到了北京。晚饭间见到李小玲、高飞、张玮珊、张圣雨、马胜芬、葵姐等公民(李小玲是最早一批去建三江声援的,并与高飞、小彪一起专做后勤协调直到结束)。大家相约明天去北京海淀区法院围观丁家喜案、张宝成案开庭。

第二天,我们一早来到海淀区法院,周边警察林立,我们几位公民装扮农民工混到法院大门口。张圣雨拿着手机不断拍警察警车,并跟警察理论。警察把张圣雨关进面包警车,我们几个公民一起围上警车跟警察理论:凭什么抓人?突然十多个警察围过来把我们一一抓上车。这次被抓走的公民有张圣雨、王福磊、张玮珊、马胜芬、丁岩、刘少明(这也是我和丁岩第5次被抓,王福磊第四次被抓),他们把我们送到中关村派出所。

到了中关村派出所,他们收了我们的手机(张玮珊还偷偷留下一部手机,把我们被抓的消息传出去了,李小玲和另一些公民则在远处围观开庭)。接着整个上午没人理我们,只留两个警察看守。我们在里面唱歌,读诗,睡觉,坐警察的凳子。王福磊调笑开导看守警察,差点发生肢体冲突,被我们劝阻。警察气得够呛,说我们也只是打份工的。话都说到这份上,我们几个也就安静下来了。

午饭后,几个警察象征性地给我们几个做了笔录,王福磊、张圣雨、张玮珊零口供,我和丁岩、马胜芬只登记了身份资料也就完事了。最后放我们时马胜芬怎么都不肯签名,还是我做了工作才签名。我们一起出去了。并在派出所门口合了影。

出来后我们直奔北京一餐馆,参加建三江庆功晚会。我第一次见到建三江受难四功勋律师之一的江天勇律师,因为人多,只寒喧了几句(这次重写《公民实地声援建三江纪实》,也是在江天勇、唐吉田两位律师的鼓励下完成的)。还第一次见到胡石根老先生、王江松先生、杨子立先生、刘四新先生等各路英雄。四海宾朋聚集在一起,这个社会没有理由不让我们去改变!

刘少明2014年4月21于北京

 

2014年4月22日。几天前我原打算在北京多滞留一段时间,一为声援广东律师王全平,他独驾公益广告专车北上声援丁家喜,被北京公安局刑拘;二想寻找八九战友叙旧,三想去趟天安门,纪念64二十五周年。但得知王全平律师被广州国安押解空运返穗后,便失去了滞留北京的动力,何况身边也只剩回广州的硬卧票钱了。就跟高飞这个阳光帅哥一起买了火车票(高飞是无坐票,我是硬卧票,原本两人都是硬卧,可高飞死活不愿多掏三百元钱,这个粮草官的执拗让我顿生敬意)。中午我们踏上了回广州的旅程。

小花絮:列车在华北平原奔驰,经过近一个月的奔波,心情也渐渐归于平静,轻松地领略沿途风光。突然电话铃响,是夫人打过来的,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回家的路上,明晚到家,夫人又说你到东北给我买了什么礼物?我说东北三宝,人參、貂皮、乌拉草一样都不少。夫人开心的对我说:明天煲汤等你回来吃晚饭,呵呵便放了电话。

这下可好了,我行襄空空拿什么三宝哄夫人开心?我心想夫人也知道我这个不掌家的二杆子拿什么去买三宝,最多捎点东北土特产,她的期望不会很高。分析之后我心有一计。次日下午6点车到广州,晚上8点多回到家里吃了晚饭,饭后她给我整理东西便问:你买的三宝呢?我愣了一下,一拍头:啊坏了,下火车时匆忙忘了拿。其实夫人很聪明善良,她能看破事,但不会说破事。算了,你也买不起什么三宝,最多一点土特产而已,丢了就丢了,人没丢就是万幸了。

你们说,我还能说什么?哈哈!又过关了。

刘少明2014年4月25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