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伍立娟: 期盼从今依法治国

感谢全社会各界媒体,感谢四大银行下岗维权群体平台,感谢各界维权的北京老访民,尤其感谢民主人士秦永敏先生和玫瑰团队,是他的这个民主群体让我更成熟也更坚强,甚至可以说使我获得了新的生命。

十年以前我还在湖北潜江市工商银行工作,十年后的今天我却是一个专业的维权人士,是秦永敏先生领衔的玫瑰中国团队旗下的一员,我感到非常的荣幸与自豪。

这十年的经历让我不堪回首,2004年下岗随后,我进行了两年的法律诉讼,但一败涂地;之后走上了维权上访之路,随之灾难也接踵而至。

第一次:2006年在北京亮马河联合国开发署及大使馆区维权,被拘留5天。

第二次:2008年7月29日,在北京上访中,被抓回潜江在宾馆软禁7天,后被刑事拘留30天,再后改为劳教一年。

第三次:2010年6月,参加工行群体维权在北京被抓,刑事拘留30天,其他两位同事陈冰与杨晓东同时被抓;拘留30天后,改劳教一年。

第四次:2013年12月7日从北京潜江市驻京办被送回潜江市,拘留10天。

第五次:2014年元月7日,从北京潜江市驻京办被送回潜江市,拘留8天。

第六次:2014年6月10日,从北京潜江市驻京办被送回潜江市,拘留10天。

回顾2013—2014年,这两年对我来说是非同寻常,这里只谈其中一件事。

2013年12月7日,我在马家楼被湖北省驻京办姚主任与潜江市驻京办从景主任雇佣黑保安强制押回潜江市,非法拘留10天。我出来后没有休息,直接去了北京,在新年元旦去中南海找最高领导人上访,被送到马家楼。

在这期间,潜江市信访局长袁用兵多次打电话让我回去。我知道他说话从不守信,在电话中直接叫他骗子局长。骗子局长说回来就解决问题,还说要给我一个大惊喜。结果,把我在潜江市驻京办软禁三天后,由我住区的派出所警察接回潜江市。

回到潜江市,警方不允许我回家,直接从火车站带到杨寺派出所,对我进行非法审讯。审讯内容:什么时间去的北京?怎么去的?去了什么地方上访?等等。之后,我被非法拘留8天。这就是骗子局长袁用兵给我的“大惊喜”。

拘留期间我受尽了残酷折磨与殴打。其间,我胃疼加之感冒,又赶上生理期,三病交加我备受煎熬。在1月16日,我终于起不来床了。当日,徐所长查岗,她像狮子一样吼叫着要我起床。我动作慢了一点,她就抓起我的被子丢在地下,我就说了一句“你不能小声一点吗?”她认为我顶撞她,就把我关进禁闭室,又叫来5个男狱警对我进行殴打,并用绳子将我捆绑在老虎凳上。一个瘸狱警抓住我的头发,掐我的脖子;女所长用胶带将我嘴封了几圈。我坚强地与他们拼搏,咬住胶带,他们又用毛巾堵我的嘴,将我手与脚都卡在老虎凳上。就这样,我被他们折磨了长达5个小时。女所长警号是098283;瘸狱警叫戴家山,警号是098110,他还说:“就是整了你,你去联合国告去”;还有一个警号为098322的狱警满嘴脏话,他骂我是贱货,还说“不老实就再收拾你”。

过去的2014年是恐怖的一年,我本人因为合法维权被抓捕多次。这并不说明我比别人更倒霉,因为在“两会”与APEC峰会期间,当局地毯式的大量抓捕访民,仅抓到久敬庄的访民就有上万人。香港“占中”期间,也有大批访民被抓,至今还没有放。更叫人无法接受的是,当局还抓了众多异议人士与律师,太荒唐了!

习总书记一再强调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要依法行政,依法治国。的确,2014年抓了很多贪官,赢得了民心,但是老百姓并没有得到实惠,仍然是病看不起,房子买不起,学上不起。秦皇岛的一个小小科长都是成“吨”地贪钱,想想周永康、徐才厚等高官都是上百亿地贪,难怪我们一直是被坏人所左右。

在新的2015年,我希望继续反腐,也希望中国真正法治,不再乱治老百姓、乱抓人。中国百姓要生存,要自由和民主。

2015年1月1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7期  2014年12月26日—2015年1月8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