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四海翻腾云水怒 ——制造服务业劳资关系年度盘点

资方联合政府对抗议工人进行镇压仍占据主流。官方工会在解决劳资冲突中仍然处于无能地位。与此相对,裕元罢工等引发的同情罢工、支援罢工显示出工人正在进行更广大范围的联合,广州环卫工人罢工则生动地体现了工学联合的力量。此外,民间NGO在工人争取权利的过程中也起了相当的积极作用。

l童工、爆炸、白血病:罪恶资本丑闻不断

纵观2014,生产健康和安全问题未有明显改观,各种恶性事件层出不穷。

2014年7月,“中国劳工观察”发布调查报告称,三星中国供应商雇佣童工。8月,广东的一家为三星供货的海格国利电子工厂被曝出雇佣童工。这些学生工人每天要工作10个小时,有时一周都不放假,还遭遇克扣工资。

2014年8月2日,江苏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汽车轮毂抛光车间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爆炸,导致75人死亡,185人受伤。该厂粉尘问题早在2010年就暴露过,事故发生前两个月还曾发生火灾,但历次检查却都蒙混过关。

2014年9月14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从2010年起至少13名年龄在20岁左右的富士康深圳工厂员工患上白血病,其中5名已经死亡。员工患病之后就被工厂辞退,无任何医药费用补偿。

l司机、铁路工、环卫工、医生、教师:工潮蔓延至服务行业

除了风起云涌的制造业工人抗议,2014年交通运输业、环卫行业工潮密集爆发,医院护工、中小学教师队伍抗议此起彼伏。

2014年4月16日,深圳东部公交集团上千人罢工,抗议薪酬过低、伙食住宿差、乱扣乱罚等。6月18日,深圳西部交通集团旗下员工因类似原因罢工。

2014年8月18日,浙江省宁波市北仑港发生集装箱卡车(集卡)司机要求提高运费的罢工行动。参与罢工的集卡超过7000辆,占整个宁波市集卡的60%。工人高喊“团结一致,力往一处使。”一边是高强度、长时间的工作状况和不断上涨的生活费用,一边是常年不变的工资待遇,集卡司机坦言:前30年,拿命去赚钱;后30年,拿钱去养命。

继汽车货运司机罢工之后,2014年8月底,南昌铁路局先后爆发了此起彼伏的火车客运乘务员与货运工人的罢工事件,并延续至年底。

2014年10月15日,广州约有4万名出租车司机停运。据悉,广州出租车20年运价未涨,司机每个月要交数千元份子钱,自己承担所有社保,没有休息日,权益受损也申诉无门。
而在这一年,珠三角也发生了医院护工的罢工事件。

2014年,广州环卫行业的工潮仍旧继承了2013年的工潮传统,绵延不断。广州大学城的环卫工人罢工的样板作用更是超出了广东一省的范围,多地高校后勤业发生了后勤工人罢工、学生支援响应的工潮事件。

2014年11月17日,黑龙江肇东市8000名教师发生大罢工,全市中小学全部停课,教师们提出涨工资等诉求。随后,黑龙江多地再次出现类似教师停课维权事件,涉事地有双城市、依兰县、尚志市、宾县、巴彦县、方正县等。随后,教师罢工风波冲出黑龙江省内,并于12月蔓延至河南、江西等省份。

l遣散费、社保、工会:工人诉求升级化

与之前以工资为主要诉求的工潮有所不同,2014年产业工人工潮的主要诉求呈现明显的升级化、多样化色彩。具体而言,由于搬厂不赔、未给足遣散费,以及欠供社保引发的停工事件大幅上升。部门工厂工人意识到工会的重要性,积极筹备建设工会。

2014年3月5日,沃尔玛常德店突然宣布关店,员工安置方案存在争议引发全店135名工人抗议。2014年9月5日,京东上海青浦仓库员工发现公司在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偷偷搬迁,愤而罢工。

2014年4月5日,东莞裕元10多个工厂六万人罢工,抗议工厂缴纳社保标准过低,工人打着“还我社保,还我公积金”的横幅游行。此次罢工影响广泛,不仅有江西裕元鞋厂工人罢工声援,香港、台湾、澳大利亚、美国等地工人也组织了游行支援裕元工人。裕元罢工引发了示范效应,随后多家工厂因社保问题罢工。裕元罢工平息不久,广东新生鞋厂、利得鞋厂也先后发生了激烈的工潮。

2014年4月,广州市番禺区胜美达电子厂部分女工从2013年开始的争取补缴社会保险的斗争中吸取经验,开始争取筹办工会。5月选出了筹备组。该努力遭遇资方打击报复,参与追缴社保和筹备工会的工人被调岗、监视,终未能建立工人自己的工会。

但总体而言,2014年制造业工潮虽在数量和参与人数方面超过2013年,相对于2010年度的工潮而言,仍然难以望其项背,因为2014年度的工潮基本上仍旧停留在2011年以来的“防御型”罢工,多因企业关、停、并、转而使得工人基本权益遭受损失而发生的工人集体维权。

l拘禁、开除、殴打:地方政府疑与资本合谋打压工人维权

相较于以往,2014年度工人们的抗议遭到了狠狠地打击与报复。

2014年3月沃尔玛常德罢工相关人员被警方拘留一周。2014年8月,广州新生鞋厂工人维权过程中,7名工人被刑拘。

2014年7月17日,深圳一名参与停工而遭开除的50岁女工,从工厂4层楼高的车间跳楼身亡。

2014年12月,深圳庆盛服饰皮具有限公司因社保问题罢工。罢工过程中,数百警察推倒工人、强行进入工厂,对九天来一直在厂区之内理性维权的工人进行殴打、抓捕,并把工人全部赶回车间。庆盛厂一位工友控诉说:警察“杀鸡儆猴式地抓(维权工人),他们拿护盾死命地往里面猛推,女工大姐们倒下一片,哭声一片,还有喊救命声”。

l政策:艰难的前进

2014年7月1日起,《城乡养老保险制度衔接暂行办法》正式实行。该办法主要用来解决职工养老保险与城乡居民保险之间的衔接问题,并清退重复的收费、收回重复领取的保险福利等。

2014年7月30日,《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正式发布。《意见》要求,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和由此衍生的蓝印户口等户口类型,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

2014年9月25日,《广州省企业集体合同条例》正式出台,将于2015年元旦开始实施。该条例增加了工资集体协商的具体操作,在超过半数的职工提出开展工资集体协商时,企业必须做出回应。有学者质疑该条例协商期过长,限制工人行动。

l结语:中国的“新常态”与中国工人抗争的“新常态”

宏观层面,2014年11月,在APEC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中国经济呈现出新常态。”他认为有几个主要特点:速度——“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结构——“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速度降低这点在GDP增长率上看得很清楚,动力转变尚不清楚,经济结构的优化升级据笔者观察在多地演化为先发地区的产业转移和后发地区的承接产业转移。广东省内,产业正从沿海的广州深圳一带转移向内陆的惠州等地;中国境内,产业正从沿海沿江转向广大中西部发展中地区;亚洲范围内,部分产业正从中国转移向越南等工资更低的国家和地区。工厂的转移、关闭引发的遣散问题于是大量发生。

中观层面,对于农民工而言,以往的个体迁移正越来越被家庭式迁移所替代,以往的候鸟式迁移正逐渐偏向于在一地长居。在农村,约30%的土地已经被流转,土地的进一步流转和适度规模化经营正如火如荼地进展着。同时,城乡户籍制度的统一化进程今年也迈出了崭新的一步。无论从哪个层面上,农民工的无产阶级化都在不断加深。传统生存资源退出或失效的空洞必须由工资的上涨和社保的完善来填补,可以预计未来由于工资和社保的纠纷会进一步升级。

微观层面,低迷的经济形势和日益发展的无产阶级化驱动着中国工人起身抗争。交通运输业和教师队伍由一示范性罢工引发的链式反应鲜明地展现出当今中国工人的处境已经让他们“箭在弦上”,“点火就着”。在斗争经验丰富的珠三角地区,工人们已不仅仅满足于经济权利的争取,而开始进行政治斗争。工人自主组建工会无疑是新的一大步。
资方联合政府对抗议工人进行镇压仍占据主流。官方工会在解决劳资冲突中仍然处于无能地位。与此相对,裕元罢工等引发的同情罢工、支援罢工显示出工人正在进行更广大范围的联合,广州环卫工人罢工则生动地体现了工学联合的力量。此外,民间NGO在工人争取权利的过程中也起了相当的积极作用。

虽然,工人阶级的行动遭致了更为严厉的限制与打压,但正如压迫是对被压迫者的反面教育一样,这更让工人们清晰了劳资关系的本质。敌人越是疯狂,越是变本加厉,越发证明了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无产阶级正在一天天成长和联合起来!

来源:新生代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