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馬英九提告與法治真偽

據媒體報道,中國國民黨中央考核紀律委員會30日召開會議,一致決定開除台灣廣播主持人、知名政治評論員、「名嘴」周玉蔻黨籍。台灣總統馬英九同日也委托律師,就周玉蔻指稱他收受制售「黑心油」在島內備受批評的頂新集團2億元(新台幣)政治獻金一事提起民事、刑事告訴。該消息引起了大陸民眾的關注,有網友不無驚訝地說:怎麼總統還需要告一個主持人?更有地方小吏感嘆:台灣國民黨真是不行了,居然搞不定一個小主持人,而需要總統出面提告。

 台灣島內發生這種總統提告一個廣播主持人之事,對大陸官僚與民眾來說,的確有讓人驚訝與感嘆的方面。因為這種事在大陸幾千年歷史中似乎都難以找到。在中國歷史中,別說一個什麼廣播主持人,就是貴為宰相,甚至國家主席,最高掌權者叫他閉嘴就得立馬閉嘴,根本不需要什麼提告,更用不著總統出面提告。

看看中國大陸這兩年來,那些敢言的網絡大V、網站負責人與上訪維權人士,因為講了點地方權貴不愛聽的話,或者揭露了點公權力的黑幕,就一批批被拿下,並且從來沒有地方權力的首腦出面,沒有那些被揭黑的官僚出面,只是地方警察一紙拘押令,有的甚至連拘押令都不給,就一個個被投入看守所。最後這些敢言的大V、網站負責人、維權人士要麼到中央電視台認罪悔改而取保,要麼就被判刑而入獄。總之,到頭來沒什麼敢再說權力者不順耳話的了。

黑龍江農墾維權職工劉傑,因在網絡揭露農墾總局局長隋鳳富違法侵權與貪污腐化之事,而於2013年8月被農墾執法當局以「誹謗罪」拘押並判刑。期間,隋鳳富連面都沒有出,整個案件審理定罪根本都沒有出現隋鳳富的姓名。今年12月,隋鳳富終於被中紀委雙規調查後,人們才發現劉傑所揭露的那些事原來是真的,但劉傑卻至今仍被關押著。由此可見,在這整個案件中,隋鳳富不必出面就可以將揭露自己貪腐之人投入監獄,這相比於台灣總統馬英久,隋鳳富可說是威武強大多了。

從大陸多年的現實來看,中國那些被網絡上揭露貪腐黑幕的官僚,從來沒有因此向法院提告揭露者的,卻總是通過地方警察,以各種罪名將揭露者拘押或判刑,有的甚至關入精神病院。這種通過暴力工具來將揭露公權黑暗人士拘押的方式,的確顯示了權力的強大威力,而這種不經法院審判就將人拘押的方式,正是人治社會的集中體現。在這種人治體制下,公權力具有至高無上的威力,法律充其量只是公權力鎮壓的工具,是統治階級意志的反映,是為統治階級服務的,而不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不是成為裁判是非對錯與罪與非罪的天平。習慣於通過權力來擺平指控者的社會,對於總統出面應訴或者提訴,的確是有些難以理解。

台灣總統馬英久先生對於一個廣播主持人周玉蔻說他接受政治獻金,除了通過國民黨組織關係將周開除出黨,就只有親自委託律師向法院提告,居然根本不敢警告威脅周,更不敢動用公權力拘押周,最後周玉蔻是否有罪還得由法院判決說了算,而不是由國民黨與馬英久說了算。這種做法相對於大陸公權力處理這種揭黑與批評者的手段的確是顯得太軟弱,難怪有大陸官僚感嘆:國民黨不行了。

然而,台灣國民黨與總統馬英久面對被說接受政治獻金一事所採取的處理方式,真是一種不行了嗎?從人類社會人治走向法治的文明進程來看,只有那些真正將法律尊崇到至高的社會,公權力才會臣服於法規之下,權力才會被關在制度的籠子中,這樣社會的平民與總統才會在法律面前完全平等。在這樣的社會,一切是非對錯和是與非罪,完全不由權力大小來裁定,而是由法院依事實與法條來裁定。台灣出現這種總統親自提告,正是一個法治社會的應有景觀。它顯示的正是法律的威嚴與至高無上。它是人類文明進步的最好見證,是人類馴服統治者與將權力關入籠子的現實藍本。

當台灣總統出面提告指控者時,大陸卻在強力整治網絡與輿論,將那些敢說逆耳之言者以各種形式關入監獄,而沒有看到那些被揭黑的官僚挺身到法院控告,也沒有看到老百姓指名道姓向法院提起控告的開庭,有被控告官僚到庭應訴。這種台灣與大陸在處理民眾對官僚或政府的指控上所呈現出的不同場景,正是法治與人治的真實寫照。

中共四中全會作出了依法治國的決定,但是否真正能夠落實,或者是否真誠推行依法治國,通過台灣馬英久對待周玉蔻案所豎立起的標杆,就可以清楚判定:只有某一天大陸官僚對民眾那些揭露其貪腐採取向法院提告,而不是讓警察上門抓捕,讓網絡進行封鎖,那麼中國法治就真正到來了,否則那就還是在人治的泥潭中打滾。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