谴责暴力!亲历打工族曾飞洋被殴事件


  劳工NGO由于各种影响,受到某些组织打压和逼迁事情已屡见不鲜。即使劳工NGO被打压或逼迁,但工作者也不至于被暴力对待。然而,今天在番禺打工族的办公室里,我却看到打工族的负责人曾飞洋被打的一幕。

  今天(2014年12月26日)中午,我与两位朋友一起到番禺打工族拜访,本想向他们学习服务的方式。当我们三人到达打工族办公室后,曾主任还没有到来。大约等了15分钟,曾主任来到办公室,正准备与我们交流。我们谈话不到5分钟,办公室门外则有人影晃动,曾主任以为是工友,则上前询问。

  他打开门,四个彪形大汉堵在门前。其中一个问道谁是老板,曾主任表示自己是这里的负责人。我听到他小声叫曾主任“出去一下”,曾主任并没有出去,而他顿时对着曾主任喊道:“你欠人钱要还!”曾主任并没有问道自己欠谁的钱,那个流氓狠骂道:“你欠谁的钱你自己清楚!”说罢往曾主任右颧骨打了两拳,然后又打了他的肩膀。曾主任只能往后退了两步。此时,另一位光头的彪形大汉也冲到前面,狠狠踢了曾主任的大腿和臀部。此时打工族的工作人员看到不妙,立刻跑去报警。或许是此举让彪形大汉有所畏惧,他们临走前威胁曾主任,若他明天中午不还钱,他们明天晚上还会到来。

图片源自曾飞洋微信朋友圈

  事后,曾主任的眼镜被打坏了,我同时也看到他的右颧骨附近有伤痕。曾主任也立刻联系当地的有关部门,报备此事。过了约10分钟,警察到场取证。曾主任为了保护我们,因此让工作人员带我们先吃午饭。饭后,我们再次到曾主任办公室,其他NGO的工作者也到场表示关心,并一同讨论此事。

  上述乃本人目睹之事发经过,但进一步思考,来者是何人?目的为何?虽然在场的劳工NGO工作者对此事各有看法,但仍然不能过早下判断。然而,此事让我联想起2007年11月黄庆南被砍的事件。首先,黄事件和本次事发均在年底,是工人讨薪的高峰期。据打工者中心(黄庆南当年工作的NGO)的工作人员声称,在当年事发前,黄也因协助工友维权,得罪了某工厂的利益而后来遭到报复;再看本次事件,打工族在这段时间也协助番禺某鞋厂2500多名工友争取到他们合理的权益,该鞋厂也花费了巨大的开支对工人作补偿。其次,黄被砍前也遭到流氓到办公室破坏;而本次事件里的流氓也表示不会就此罢休。因此本人认为上述事件具有相似之处。

  作为劳工NGO的工作者,或许有时候会遭到他人的不理解,但也不应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暴力对待而沉默不语。若我们劳工NGO也不团结起来一致对抗这些非法行为,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与工友们一同抗战呢?于此我希望各位能够关注此事,因为今天被暴力对待的曾主任或许就是明日的我们!

 

图片源自曾飞洋微信朋友圈

作者:子豪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