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圣诞日向宋泽致敬

宋泽不是一位天生的“寻衅滋事者”,他的不幸或至幸,是他降生在当代中国。他最初的动机甚至无意于政治,是因为道义所有,使他卷入到大政治场中,成为官方的敌人或猎物。

我们从宋泽自白里可以听到他的心声:

我强迫自己好好做一个公民,只顾着自己过活,但我发现这样好难做到,看见路边需要帮助的人,如果自己不伸手去,过后就会很痛苦;看见身边不平的事情,如果不站出去,就会有一种耻辱感;看见别人能够对需要帮助的人帮助到更多,就会自怪自己太没用,不能多从西向东些什么。

许多人都有这样的良心良知,但能够行动起来的,只有少数,而这样的人,就成为新公民,或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是良知驱迫他们,必须见义勇为,如果不勇于行为,就有耻感,在这样的时代里,他的生存过程要么成为蒙耻的过程,要么成为雪耻的过程,蒙耻让自己的良心受责难,雪耻让自己的身体受迫害。

这么一个温和而平静的行动者,他良心觉醒之后,良知付诸行动之后,当局加害于他的苦难就如影随形。

2010年,1986年出生的宋泽双学士毕业,工作一年后,就主动进入许志永的公益维权组织公盟,在公盟,宋泽一直在从事救助访民的工作,2012年1月1日宋泽因给访民送汤圆而被警方带走,后不久被放出。也许是被关押的经历,促使他关注访民的遭遇,于是开始了披露和救助被北京黑监狱关押的访民,维权人士,并编绘了北京黑监狱地图,这一年的1月13日,宋泽与赵振甲等十多人冲进湖南郴州驻京办的“黑监狱”,解救出被非法关押的三位上访人士。

2012年5月4日下午3点宋泽在北京南站等候一位求助者的约见时,被北京公安数位警察强制带走,北京市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将宋泽刑事拘留37天,羁押在丰台区看守所。二个月后的7月12日宋泽被失踪,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第三拘留所,还是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并遭到国保副队长的殴打,这一次拘禁达六个月零四天。

2014年10月13日北京警方对道衡律师事务所进行抄家,多位律师与宋泽被警方刑事拘留,甚至不允许律师会见,被捕的原因据称是宋泽支持了香港雨伞革命。声援香港民主运动,在大陆不过是一种言论表达,即使是个人到了香港,参与了和平占中,也不过是和平的抗议,符合一国两制治下的香港法规,并不违法,表达一种言论,犯的却是刑事罪,警方这样公然违法,侵犯的不仅是公民合法权益,也使依法治国理念成为一纸谎言。

当警方侵犯访民合法权益时,公盟的宋泽们前往救助,当宋泽的合法权益被警方侵犯时,律师李金星、张磊联名向北京市检察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部门提出了就北京市公安局有关警员涉嫌故意伤害、徇私枉法、虐待被监管人犯罪的控告状。当律师们被关被拘之时,更多的律师与媒体人声援、抗议。良心与义举正在形成庞大的生命链,当局可以关住某一个义人的身体,但锁不住人们对正义与自由的向往。

即便警方与上访民众处于战争状态,人道公益人士对受伤害者进行人道救助,也是成立的,而警方对公益人士与律师总是持敌意态度,实施突然法律与人道底线的牵连式打击,这完全是反人类行为。周永康已倒下,为什么周永康创立的侵犯人权的维稳路线,还有人在继承与弘扬?

警方为了维护所谓的稳定,制造了更多的不义与非法,许多一线警察明知自己违法、违背良心,但还是不得不与新公民社会为敌,与良知、公义为敌,这样的行径如果不及时遏制,受伤害的不仅是访民、宋泽们,还有国家法律、道义,而警方也会因此受到巨大伤害。警方受到怎样的伤害?他们失去良知,把自己变成工具,失去良知会使人性变成兽性,当维护社会安全的力量被兽性化,这个社会谁会是安全的?

今天是美国圣诞节时间,向宋泽致敬,是因为宋泽是一位平静的勇者,是一位和平的公民,他践行的是良心赋予他的使命,在他参与公盟新公民运动的三年多时间里,他每一天,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在为社会公义而努力,为他人合法权益而付出,为自己的良心而雪耻,他为这个社会回归良知常识而付出的牺牲,令人恒久尊敬。

(据东网评论。另见《李仲伟律师:圣诞节日见宋泽》https://cmcn.org/archives/11055)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宋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