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仲伟律师:圣诞节日见宋泽

上次到大兴看守所要求会见宋泽,预审要求委托人宋泽的姐姐本人来北京,他们要当场验明委托书真伪后才能会见。

虽知是故意刁难,我还是让宋泽姐姐写了个材料,言明自己因孩子小,无法来北京。宋泽姐姐没有到居委会盖章,说怕村里人知道宋泽被抓的事。

今天收到宋泽姐姐的自己证明自己情况的材料后,我又到大兴看守所。递交了会见手续,跟值班警察讲,我已经按预审的要求补充了手续,宋泽姐姐因孩子才三个月,她本人来不了北京,但我有她本人的证明材料,我们山东人喜欢直来直去,你们不同意我会见就直说,千万别再玩我。

不一会出来一便衣预审,问我是不是上次来过的律师 [指张磊律师  ] ,我说我是大大的良民,从来不敢惹事。在值班警察确认上次不是我后,同意会见。

宋泽10月13日被抓,前十天里,晚上8点30到凌晨3点,上午9点到十点30,下午2点到4点30,每天提审三次,后改为一天两次,15天后改为一天一次,总计提审近60次。起先提审的是预审,后来提审的是刚入行的无审讯经验的民警,这些人都看过宋泽以前零口供的卷,知道也问不出什么,但还是坚持审讯,当然仍然零口供。

大兴看守所伙食很差,早餐一窝头一碗粥,中午晚上都是两馒头加水煮白菜或萝卜。吃不饱要求加馒头,一般不给。

管教说话常带脏字,常遭宋泽抵抗,管教为此也常给小鞋穿,让他跟非常邋遢的人挨一块或者让他在房间最冷的地方睡,有时候发馒头时,要喊“共产党好”、“共产党万岁”才能给 [这不是必须喊  ] 。

宋泽讲,后来值班审讯的看上去不专业,他们以劝退为目的,以精神打击为主,他没有遭受原在北京三看所受到的折磨。宋泽自己调侃,这次比上次,有点住酒店的感觉。我当然明白他这是不让大家担心而言。

宋泽600度的高度近视,看守所不让戴眼镜,不让看书,他每天只能呆呆地坐着。他跟我讲这样长时间的结果就是感觉自己记忆有些丧失。

宋泽透露,自12月1日到现在,看守所里天天有惨叫声,他担心其他公民遭受刑讯,希望每个在里面的公民都有律师跟踪。【建议坚强其他公民的会见力度。】

他最担心的是多病的父母,希望有他们的消息,提到父母时宋泽两眼含泪–据我了解,宋泽有两个姐姐,生活都不是很好,父母整60岁,长年有病,家境贫困。联想到宋泽姐姐怕人知道这事,我估计两位老人可能不理解宋泽做了什么,甚是担忧。 【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宋泽年迈多病的父母做点什么?】

会见结束,一管教过来跟我搭讪,问我怎么看宋泽,我说宋泽是中国最优秀的年轻人,他没有罪!管教不语。

2014年李仲伟匆匆于北京火车站

本文发布在 宋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