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控律师,无孔不入

昨天傍晚接到江西省九江市潘红兵律师的电话,他说白天接到九江市司法局律师科科长的电话,问他是不是最近常和广东的王全平律师联系?潘律师说是,科长说:你参与了两次联署,退出来。潘律师说这些都是好事,为什么要退呢?你们是这样管律师的吗?

11月26日,我把全国六百多名律师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刑法第(9)修正案的联署意见亲自送达给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工作委员会刑法办公室;

12月4日宪法日,我发起《关于建立“违宪审查”的呼吁书》的联署,有近百名律师参加,我在12月10日快递送达全国人大常委会。
潘律师说,他参加联署,司法局是不可能知道的,一定是某机关监控维权律师,把参与签名的律师通报给当地司法局。
另外,今天下午收到一条微信,一个广东律师声明退出《关于建立“违宪审查制度”的呼吁书联署》,我充分尊重他的意愿,将他的名字删除。
让打压维权律师的暴风雨来的得更猛烈些吧!
注:相片是潘红兵律师,电话:13870265171。
王全平
2014年12月23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