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格吉勒图被冤杀是中国人悲剧命运的缩影

作者:啃咸菜谈天下

 

时代屋说:

 

这是本屋第四次以关于呼格案的文章作为头条了。呼格案能把中国带入真正的法治社会吗?谁也不敢对此作出稍许乐观的回答,因为我们曾经一次次地乐观,然而乐观过后总成空。但我们又不能丧失信心,因为不管怎样,中国终将汇入民主自由的世界大潮,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从这个角度看,呼格案定将具有极其经典的意义。

 

——孟青山

 

导语:12月15日,内蒙古高院向呼格吉勒图父母送达了呼格吉勒图案再审判决书。再审判决宣告,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内蒙古高院新闻发言人李生晨表示,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已责成有关部门成立调查组对错案责任问题进行调查。

 

哪个庙里都有屈死的鬼

 

我父亲活着的时候对我说过一句家乡的俗话:哪个庙里都有屈死的鬼。这句话是千百年来中国下层人民对中国司法形态的一个直白描述。司法不公,官员冒功杀人,这些事情由来已久,并不是今天才突然出现的。

 

一个十八的小伙子,因为报案,结果被警方抓去,严刑拷打,最后逼着他承认是自己强奸杀人,并很快被枪毙,十八年后才平反。这里面的悲愤与痛苦,没有经历过,是无法想像的。这里面最为恶劣的事情是,早在2005年,真凶赵志红就主动承认了杀人事实,可是有关部门就是拖着不办,迟迟不能启动再审程序。这一拖,又花了9年时间。民间对此事的关注不断发酵,社会影响越来越恶劣,在这种情况下,随着新的领导上台,这个事情才算是解决。

 

被冤杀了,基本就算是办成了铁案。除非偶然有个人主动出来承认自己才是真凶。或者是那个被杀的人,忽然又活着回来了。除此之外,被冤杀的人基本没有翻案可能。而且就算这些偶然因素让你的冤情大白于天下,你要想真正拿到一张平反通知书,那也要等上9年,而且这期间还需要民间人士不断地推动。

 

没有正义社会就会变成一盘散沙

 

中国司法系统的可怕,是由来已久的,从古时候开始,就是这样。司马迁被抓去遭受了腐刑,他说:“削木为吏,议不可对。”意思是你就是削个木头人当法官,我也不敢去接受审判。我有个法院工作的朋友,他老跟我说一句话:“公检法就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年轻时候,我对这句话理解不深,现在算是懂了。这句话实际的意义是:司法机关就是上层阶级镇压下层阶级的暴力工具。你记住了这一点,你对中国司法的本质就能理解了。

 

我们为什么要寻求正义?正义最重要的功能是保证社会的凝聚力,让社会成为一个有机的系统。如果没有正义,社会就会一盘散沙,就会走向崩溃。明朝末年,天下大乱,区区十万满洲骑兵,就能够横扫中国,最终把一亿多中国人屠杀到一千八百万。为什么?因为明朝统治腐朽,整个社会失去了最基本的正义,整个社会成了一盘散沙。从国家角度来说,没有正义,最后就会亡国。从小民角度来讲,没有正义,小民就会无以为生。

 

孔夫子是中国最成功的马屁专家

 

中国一直是一个缺乏正义的国家。这个事情是从孔夫子开始的,孔夫子是中国最成功的马屁专家,专门拍领导的马屁。所以领导们几千年来一直喜欢他,把他尊奉为“万世师表”。子产铸刑鼎,结果孔夫子评论说:“民在鼎矣,何以尊贵?贵何业之守?贵贱无序何以为国?”孔夫子的意思是说:“法律是不能向人民公布的,司法的事情,不能让人民知道,要搞暗箱操作。这样有地位的贵人,才能得到好处。穷人犯罪被严惩,贵人犯罪被宽大,这才是贵贱有序。”我们国家几千年来,一直是按孔夫子的套路在走,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只是一种幻想,从来就没有实现过。平民百姓杀了人,肯定会死,谷开来杀了人,就可以不死。平民百姓抢了几块钱,就会判上十年八年,官员贪污几十个亿,也可以不死。在中国,法律是拿来镇压下层人民的,你记住了这一点,你对中国几千年来的司法混乱情况就能理解了。

 

中国人靠精神胜利法活着

 

但是我们还是要活着吧。无论生活多么悲摧,我们也还要活着。如何在悲摧的社会中活着?有一个好办法,就是“精神胜利法”。我们在现实中不断失败,我们没有正义,我们就在幻想中得到正义,得到胜利。历史上,中国有很多的清官戏。现在你打开电视,也是成堆的清官戏、武侠戏、神仙戏。现实中没有正义,就靠文艺节目来弥补。小民们天天看明君,天天看清官,哪怕生活在最底层,哪怕成天被人欺负,他也会觉得生活美滋滋的,充满着阳光。在中国的上层阶级,他们是一个完整的系统,有人负责割小民的肉,有人负责打麻药。中国的宣传部门,其实就是负责打麻药的。精神胜利法,也不是现在就有的。鲁迅就专门写过。老庄哲学,其实也是一种精神胜利法。

 

在这样的一个国家,每一个人都是不安全的,每一个人的幸福,都只是一种侥幸,而不是一种必然。运气不好,你就做了牺牲品。

 

人民成了一群待宰的绵羊

 

政府的权力太大,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制约,这才是中国一切悲剧的根源。而中国儒家几千年的教化,把小民们培养成了一群绵羊,没有一点反抗性。今天宰一只,大家看着,明天宰一只,大家还是看着,不宰到自己头上,绵羊们永远不会反抗。等真宰到他头上,他也就毫无办法了。

 

前几天,纪念南京大屠杀。公开的媒体,全在骂日本。很少有人想到,中国人为什么那么容易被屠杀?猪被杀了,它还知道跑,中国人被杀,连跑的勇气都没有。几十个日本兵,可以把几千中国人捆成一串,押到江边去用机枪扫掉。为什么中国人会这样?因为大家都当惯了看客,从来不团结,也从来不反抗。

 

另外,我想说说现在主流媒体为什么喜欢宣扬对日本的仇恨。这并不是真的因为什么爱国,而是因为现在国内矛盾越来越尖锐,大家越来越痛恨官僚阶层,官僚阶层想要转移矛盾,就需要另外找一个对象出来,让大家来恨,这样官员们自己就可以脱身了。

 

司法不能成为上级领导的奴婢

 

要避免呼格吉勒图的悲剧再次发生,最重要的,还是民众要觉醒,要主张自己的权利。我们不是一群绵羊,不能由你们官方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只要官方政治需要,随时可以牺牲小民,这种事情,在中国有几千年的传统,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从我们这一代人开始,中国人要觉醒了。因为在传统的社会氛围中,每一个人都是不安全的,在这样的社会中生活,每一个人都是一场悲剧。

 

那么什么是觉醒?就是要求对于司法,公众要有知情权,司法要独立,不能成为政治的工具。呼格吉勒图为什么会被快速处决?因为当时正好是严打。呼格吉勒图案出现真凶赵志红,为什么又拖了九年才再审?还是因为政治因素。所以中国的政治之下,悲剧非常之多。

 

媒体监督可以避免许多冤案

 

说到知情权,这也非常重要。如果我们所有的案件,都能公开于大众视野,那么一定会减少许多悲剧。当然涉及机密的除外。这一次呼格吉勒图的案子为什么能成功平反?与一位新华社内参的记者有很大关系,她不断地发布相关的内参,引起了高层的注意,也引起了民众的注意,这才迎来了呼格案件最后的平反。避免出现冤案,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媒体监督。压制新闻,最后这个国家必然会冤狱四起。不过不幸的是,最近随着反腐斗争的升级,对新闻的压制也在升级。每一次反腐所获得的一点权威,官方都迫不及待地拿来控制人民。表面上看,反腐干掉了一些贪官,但百姓并没有得到好处,而且百姓们甚至连原先的一些权利,也丧失掉了。

 

权力会向人民释放压力

 

毛时代反贪官,非常厉害,但那时候,小民的命运也最悲摧。对于官僚阶层来说,只要自己承受了压力,他们就会把这种压力以十倍以上的力度向小民释放出来。文革时候,有些青年人,压抑自己的各种需求,表面上无私无欲,而一转身他们就会把这种压力向最弱小的“四类分子”释放出来,打人杀人,非常凶残。电影《辛德勒的名单》里面有一个镜头,一个纳粹监狱长找了一个最漂亮的犹太女人给自己当佣人,因为这个女人太漂亮,让这个纳粹分子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当这个纳粹终于从情欲中挣扎出来的时候,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殴打这个女人。人类的欲望一旦被压抑,它就会以其它方式爆发出来。反腐败也一样。对贪官欲望的压制,也会让他们把这种欲望向人民爆发出来。现在到处扫黄,到处抓大V,公民权利大幅被侵犯,其实都是反腐带来的副作用,是官员为了释放压力对人民所犯的罪行。县委书记骂了局长,局长就会骂科长,科长就会骂科员,科员没人可骂,他就回家骂自己老婆孩子。这就是中国式的压力释放办法。

 

避免更多冤案要向西方学习

 

孤立地平反一个案子,是没有多大意义的。虽然这也是一种进步,但这种进步非常有限。因为我们不能阻止下一次冤案的发生。冤案这个东西,是一个客观存在。因为人类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我们肯定会有一些事情永远无法弄清楚。我们中国有一种提法,叫“命案必破”,这是不科学的,这是唯心主义的,这和“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没有什么区别。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没有冤案。但是如果是在一个公民权利得到保护的国家,冤案的几率就非常小。因为他们的司法是独立的,他们的司法不需要听哪一位领导的意见。而且新闻机构也可以随时公布案件的情况,人民有知情权。在这样的情况下,冤案就会大大减少。而且,他们还有一个疑罪从无的观念,他们不看重口供。西方警察抓人,第一句就是:“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一定要说什么,你说出的话,可能会作为法庭证据!”在他们国家,公民被抓是有沉默权的。而我们不行,我们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严格说,“坦白从宽”就是诱供,“抗拒从严”就是逼供,我们的公民,是没有沉默权的。一旦被拷打,乱咬一通,自证其罪,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

 

酷刑会制造冤案

 

中国一直以酷刑著名。清代第一批西方传教士来中国,就曾发现这一点。江姐这种打死也不说的人,当然也是有的,但是大多数人,都是熬不过酷刑的。当年被国民党抓去的共产党,其实大部分都是叛变的,像江姐、许云峰这样的人其实还是少数。我们看《红岩》,觉得共产党人真了不起,叛徒极少,其实,关在渣滓洞里的人都是各地送去的死硬分子。其它的人早就投降了。当然这也不能说这些叛变的共产党人就有多么无耻,不是这样,严刑之下,大部分人都会受不了的。没有经历过酷刑的人,是没有资格吹牛的。有很多冤案其实是很好理解的,打得受不了,生不如死,人们就会招供,以求速死。

 

刑讯逼供,为什么会在中国流行?最重要的还是传统。因为我们传统就是这样的。“人是贱虫,不打不招。”人民对于刑讯其实是司空见惯,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的人民,还只是一群绵羊,他们被分解成一盘散沙,他们对同胞的苦难无动于衷,只要自己不死就好,其它人死光了也没什么。

 

中国人对正义非常迟钝

 

这个情况一直到今天还是这样。有人丢了钱包,大街上叫喊抓贼,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帮忙,有个外国人看见了,冲上去抓住小偷,抢回钱包交给失主。失主拿了钱包就跑了,然后一群小偷开始围殴这个外国人。中国人对于正义非常迟钝,没人在意什么鸡巴正义,因为中国从来就没有过什么正义。只要自己活着就好。

 

统治者对中国人一盘散沙的状态是喜欢的,因为只有这样,才便于统治,如果你们都有正义感,都联合起来了,他们当官的就玩不转了。国际原油大幅下跌,中国石油垄断集团不好意思,也跟着下调了一点点,可是这边刚下调,那边就马上收消费税。全国人民气愤得很,但是大多数人都不吭声,只有少数几个人在微博上叫唤了几声。而现在听说,下一步,还要加强对新媒体的管理,所以以后连叫唤都不允许了。

 

权力越强大人民越苦难

 

不要迷信强权。有不少小民,天天盼望有一个无所不能、霸气侧漏的普京式明君,这种想法本身就是错的。权力越强大,做恶就会越多。强权有时也会做点好事,比如抓贪官,但是强权做起坏事来,更可怕。真正的贪官,其实人情味都是比较浓的,情商不高的人当不了贪官。他们虽然贪污钱财,但并不想得罪小民,更不愿意杀人。而所谓热衷反腐的人,却极可能是冷血杀手,习惯于草菅人命。

 

贪官清官的说法,其实没什么意义。只要权力不受监督,贪官和清官都不是好东西。贪官要钱,清官要命,哪一个都不是吃素的。

 

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什么伟大时代

 

现在的小民,还有一种坏毛病,他们老喜欢赞美过去,赞美那些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事物。比如这一次呼格吉勒图的案子暴露出来了,他们就引经据典,证明古代的清官,如何如何善于办案。其实这都是鬼扯。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清明的政治。相比而言,其实今天的社会文明还算是最高了的。

 

时代总是进步的,这一点,你不能不承认。中国今天的所有问题,其实都是历史的延续,这与哪一个党执政,关系不大。你换个党,只要民众不觉悟,最后的结局还是一样的。台湾为什么现在进步大?因为他们的民众全部觉醒了,他们自己争取到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你干的不好,下次我就不选你。你马英九不是清官吗?不是号称“不粘锅”吗?我就是不鸟你,就是要让你滚蛋。这才叫进步。不是说,你当了清官,我就一定要请求你世世代代统治我。选举权在人民手上,人民就能挑选最出色的人上台。

 

结语:中国人从来就没有争取到做人的权利,如果想要得到这种权利,就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觉醒。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