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共厕所看一座城市有多屌丝

此刻,我正坐在星巴克狭窄而吵杂的的空气里,听着背景音乐,跟那些习惯在星巴克办公的人一样,打开电脑,写下这篇文章。我刚刚从厕所回来,浑身轻松。如果你跟我一样,经常在陌生的都市角落找不到厕所,应该可以理解一个终于找到厕所的人那种被拯救的感觉。

刚才一泡尿憋了很久。没人喜欢憋尿。我们都是因为找不到厕所而憋尿。找厕所找了快20分钟,期间几乎冲动到想花3块钱刷卡进地铁站,去那儿卫生间撒一泡尿再出来。如果这一站没厕所,就坐到下一站,在地铁里找厕所好歹比在大街上容易啊。

上海是一座不容易找到厕所的城市,我得学会适应它。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你不能改变世界,只能改变自己。一旦看到厕所,即使还没有多大尿意,我也会先去一趟,尽最大的可能把尚未盈满的膀胱排空,因为你很难预测尿急的时候能否找到厕所。

早在四十年前,上海的厕所问题就是个大问题。这个问题当时的报纸讨论过,新闻也一本正经地播放过。四十年过去了,中国经济突飞猛进,上海的繁华举世瞩目,遗憾的是,厕所似乎并没有比以前更好找。你的手机里可能装了百度地图和一堆旅行指南,可你发现,这些满载着互联网思维、云技术和大数据精神的现代应用,却很少能帮你找到厕所。你若在上海街头随便问一个人厕所在哪儿,他们通常告诉你:我不住这儿,我不知道。

也许上海人从小就受到良好训练,能比小地方的人憋尿更久。十多年前,我的一位朋友在上海推销,打的费经常超支。那倒不是因为他业务积极,而是因为他前列腺不好,不大擅长憋尿。可他对上海又不熟,所以一旦需要上厕所,就只好拦出租车,说:去火车站。他知道火车站一定有厕所。

2012年2月,中山大学16名女生联合发起了一场“占领男厕所”运动。发起人叫郑楚然,当时她是中大社会学专业大四学生(从照片上看,真是个大美女)。为什么要发起这场运动?她可不是一时冲动,哗众取宠。而是因为厕所难找,而女厕所又比男厕所更拥挤。于是她决定为女人争取厕所,就发起号召,带着一群如花似玉的女大学生抢占广州街头的男厕所,口号是男女比例一比二——因为女人上厕所需要更长的时间。作为一个男人,我也感激这些抢占男厕所的女大学生,一旦政府造了更多的女厕所,我们男人也可以搭顺风车,更容易在大街上找到厕所,降低前列腺炎发病率。

这位女权主义者最近还做了一件不寻常的事儿。根据女权之声的报道,她本要去泰国参加一个女权主义活动,结果出境时遭到海关阻拦,被关在问讯室,说要核实她的身份,一关就是5个多小时,期间还不许她上厕所。期间她请求几次无果,于是,她就在神圣庄严的边境问话室里当着警察的面拉了一坨屎。

我觉得这时代最需要的是这样的人。上厕所难,找厕所更难,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为尿急困苦的不止一个人两个人,而是绝大多数的人民。这时候需要人民的力量。如果有一群热爱人民的人,发动爱上厕所的人,举办一个随地大小便活动,在上海的街头,一天有二千人随地大便,有五千人随地小便,一时间所有的媒体——不管是微博,朋友圈,还是网易新闻,甚至央视新闻联播,就会被两千坨大便和五千趟小便的报道充斥,于是,政府就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上海的厕所就会大增。

我一个人上街大小便,只会被当做无赖被人谩骂。如果我是个有影响力的人,发动几千人在上海的南京路随地大小便,可能会被警察按到在地、戴上手铐,以聚众滋事罪关到监狱。但是,我觉得这也挺好,如果我一个人的坐牢竟然可以让三千万上海人民从此不受憋尿憋便之苦,牺牲我一个,幸福三千万,我好歹也可以过一把英雄的瘾。

欧洲的厕所收费昂贵,但是人家好歹有厕所。此刻,我前面的这杯星巴克咖啡要30元,对一个急着上厕所的人来说,从撒尿拉屎上得到的享受,一定远远高于喝一杯星巴克咖啡。

现在,我坐在星巴克,喝着30元一杯的咖啡,周围是一群光鲜亮丽的有互联网思维的精英白领,其中有些人也被叫做张江男。这座东方的都市,有环球港这样的世界顶尖商场,有世博会这样的壮阳大餐,有迷笛音乐节、话剧这样的文艺补品,有田子坊这样的文艺圣地。

但是,这些精英都憋着一泡尿。他们往往随身带着一个移动电源,但是他们却无法随身带一个便携厕所。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不平等的,比如说我没钱买iPhone6,我也买不起名车,30元一杯的星巴克咖啡我也不舍得经常喝。但是在憋尿方面,我和精英们是平等的,甚至比他们更平等。因为憋急时,肮脏的公共厕所我也进,而这些精英往往拼死都要把屎尿憋到家里去拉。只怕,以后连肮脏的公共厕所也难找了。

多年以前,我还是个少年,初次逛南京路,看到一间厕所被改成了店铺。后来在北京的豪华地段,也看到厕所改装的店铺。可以预见,厕所变店铺的改造工程还会继续。将来,上海的高楼会越来越高,500米,600米,1000米。上海的地铁线会越来越发达,16号线,20号线,25号线。上海的饭馆咖啡馆也会越来越密集,大众点评一搜,会显示你附近有200家,500家,800家。上海的WiFi热点也会越来越多,不光星巴克、麦当劳、肯德基里有,路边卖羊肉串的小贩也会有。网速也会越来越好,20MB,150MB,1GB。

但上海的公共厕所,却会越来越少。甚至连星巴克、麦当劳和肯德基也没厕所了,点完餐还得到外面找厕所。八成还找不到。

而公共厕所即便收费,也很难带来丰厚的利润。一个像上海这样铜臭十足的城市,是不大可能放弃对金钱的逐臭而把临街店铺换成厕所的。如果说文艺就是让人追求美好和幸福,哪怕没有什么物质上的回报,那像公共厕所这样难以盈利却带给人很大幸福的东西,难道不是最文艺的么?由此看来,上海真是座屌丝城市。

来自简书文/一合金2014.11.22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