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媽媽的公開信

說明:六四訪問.       記者:白琳       攝記:黎樹雄
懷胎十月,呱呱墜地,養育孩兒,棉乾絮濕。身為人母,誰不盼望孩子一生無災無難,平靜安穩?只是生於廿一世紀香港這大時代裏,是否能輕易如願以償?

年多以來,兒子和一群摯友堅持信念:香港人值得擁有一個「公平公正、能真正反映巿民意願、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並為此而盡心竭力,付上時間、心力。

我明白政見人人不同,他們的行動亦引來爭議,但為何要承受舖天蓋地的抹黑誣蔑,涼薄惡毒的詛咒辱罵?遠至十多年前租住的居所地址被當作今天擁有的物業公佈,我的私人手提電話號碼因收到過多滋擾而被迫停用,家人收到各式殯儀花牌。還有種種無中生有的掐造故事,甚麼家人有美國護照,兒子有外國大學取錄或奬學金,曾接受海軍陸戰隊格鬥訓練,家人曾參加政黨,收取外國金錢資助等等,正是抹黑無所不用其極,為何人性可以醜惡至如斯地步?

自10月初政府與學聯舉行會議後,政府曾提及的「民情報告」和「多方平台」,其實只是空中樓閣,有形無實。自稱「門常開」的政府擱置了任何對話的可能性。

堅持追求和平的學生無奈走上「絕食」這一步,在政總外絕食了近百小時,只是盼望與政府繼續保持溝通與對話。

面對香港社會種種撕裂矛盾,鎮壓噤聲並非解決之道,負責任的政府必須正視這一代年青學子對普選的索求。你可以不同意他們的見解,但應以敎育和溝通去疏導,而非漠視冷待,否則,將造成這一代人對政府更大的抗拒和離心。

「解鈴還須繫鈴人」,我呼籲政府重啟對話溝通的大門!

之鋒母親
寫於兒子絕食90小時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