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坚强不屈的公民运动践行者——郭飞雄

郭飞雄在历经来自当局与社会环境的苦难后,痴心不改,并且顽强保持着一种温和、理性的态度。正如他在博客中所写的:“经常被比喻为‘鸡蛋碰石头’。诚然,诚然,我是碰石头的鸡蛋。但鸡蛋又有何不可?它是生命,它无害人之心,它担当。你越恶意,我越善意。你越石头,我越鸡蛋。你越强横,我越和缓。”这几句话形象地刻画出了飞雄那种温和、善良而又顽强、坚贞的精神,是中国式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经典写照,可以名之为飞雄的“鸡蛋精神”!飞雄正是秉持这种“鸡蛋精神”,顽强不息地奔走在中国大地的大街小巷与田间地头,催化着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推动着中国公民维权的勃兴。他用自己的脚在丈量着中国人权、民主的进程。他是中国民主转型时代一名坚强不屈的践行者!

郭飞雄先生又一次被刑拘了!这是他自己也不愿意接受的结果。他曾跟朋友们多次谈到:这片土地需要做的事太多了!到了这个年纪,倒是不怕坐牢,只是如果还经常被抓起来,那实在是太耽误事了。毕竟很多事都等着自己去做啊!
是啊!不愿意坐牢的郭飞雄先生只想着不耽误做事,然而,中国的现实正是有股势力绝不允许他做事。这样不坐牢为了做事,与为了阻止他做事而坚决要将他关入大牢,就成为了不可共存的一对矛盾。最后,不让他做事的力量远大过他争取做事的努力,于是监狱就成了他没有选择的去地。

如果几年前听到郭飞雄先生坐牢并不感到奇怪,是因为我曾经也认为飞雄是个激进者,可能在一些事上会触碰到刑律。我在网络搜索郭飞雄词条时,曾经发现有一张贴图是飞雄右手扛着支冲锋枪(当然那枪是玩具枪),作出随时战斗状,那种斗士情态一目了然。这张图片给人印象是飞雄有暴力革命倾向。后来有一次我见到飞雄时,专门就此问他,为什么选这么张图片?飞雄说那不是他自己贴的图片,是有人PS放到网上的,他也看到了这张图片。由此看来有人是诚心想将飞雄打入暴力激进者行列。

然而,通过直接与郭飞雄先生接触后,我发现他与外界传言的大相径庭,事实上飞雄是个极其温和、理性、守法的公民。他那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毅力,不屈不挠的精神,脚踏实地的作风会给人留下深刻记忆。他对法律的钻研与运用能力远胜过许多专业律师(这是著名律师隋牧青先生一再说的)。同时,飞雄对民族有种深切的悲悯情怀,对社会秩序与进步有着极重的责任背负,对生命满含敬畏。这样一个人被一再抓去坐牢,那肯定不是因为他触犯了什么刑律,而是因为他做了事,做了某些人不愿意接受的事。

郭飞雄是个行者!这里的行者不是指佛教所言的出家而未经过剃度的修行者,而是“行者无疆”中的“行走的人,实践者”的意思,即是个“起而行”的人。

我听说郭飞雄这个名字已经是十年前了。记得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与该名字联系在一起的事件,让我的眼球一直被吸引着追随这个人的行踪。我曾多次在网络上搜索有关这名字的信息,以了解这个人的去向。发现他从北京到广州,从广州市到太石村,最后到了广州看守所,到了辽宁沈阳市看守所,到了梅州监狱。就是在监狱里,郭飞依然没有消停过。从那极其稀少的透过重重阻力传出的信息,外界仍不时能听到他在监狱里面的“折腾”。由此可见,郭飞雄先生似乎像一台永动机,在中国大地的城市与农村中穿梭、奔走,就是到了监狱仍难以封禁他的抗争。

郭飞雄这样不断“行走”究竟在干什么?或者他究竟想干什么?我们从他过往履历尤其是最近十来年的行止中,可以读出他的所欲与所行。

郭飞雄:原名杨茂东,1966年8月出生于湖北省谷城县城。1988年7月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后分配到武汉市职工医学院(该校后来并入江汉大学)工作。1991年南下广东,从事出版、写作等工作。曾参加1986年上海学生民主爱国运动和1989年全国学生民主爱国运动。

2003年起郭飞雄放弃了做得很成功的书商行业,投身到社会公益活动中,两年中,他先后为孙大午案、孙志刚案、蔡卓华案、陕北油田案等等具有时代典型意义的维权大案奔走呼号。

2005年4月底,他在北京发起申请反对日本右翼的“五四”抗日游行,要求收回钓鱼岛,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刑事拘留15天。

2005年7月,作为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的法律顾问,郭飞雄南下广东参与了南海三山的民间土地维权工作。 7月底,他参与广州番禺太石村罢免村官事件,只身住进村民家中二十多天,为村民罢免村官提供法律咨询服务。9月13日晚飞雄被广州番禺公安局刑事拘留,郭飞雄随后进行了总共59天的绝食绝水抗争。2005年12月27日郭飞雄被公诉机关决定“不予起诉”而获释。

2006年2月3日,郭飞雄与北京高智晟、范亚峰、赵昕四人发起全球接力绝食抗议警察采取黑社会手段打击报复维权人士的活动。当年郭飞雄多次遭受警察的暴力殴打。8月,高智晟被捕,郭飞雄组建高智晟法律后援团,积极展开营救活动,因此触怒中共的政法委。9月13日郭飞雄在广州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警方指控他五年前做书商时非法出版一本叫做《沈阳政坛地震》的反腐败刊物,涉嫌非法经营。在广州和沈阳等看守所关押审讯期间,郭飞雄曾遭受专案组多种酷刑折磨。

2007年11月12日,广州市天河区法院裁定郭飞雄“非法经营”罪名成立,判处他有期徒刑5年及罚款4万元。这引起国际社会多个人权组织的强烈谴责,认为当局是假借经济罪名对民主维权人士进行政治迫害。

2007年12月13日,郭飞雄被押往广东梅州监狱服刑。入狱期间,郭飞雄进行一系列绝食抗争,并带领监狱服刑人员维权,因此遭受暴打、关禁闭。在五年的牢狱折磨中,郭飞雄的身体受到严重摧残,落下多种病根。

郭飞雄先生的顽强努力,赢得了社会的赞誉。2005年12月郭飞雄与其他十三位维权法律工作者一起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2006年12月,尚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郭飞雄被魏京生基金会授予“魏京生第三届中国民主斗士奖”。2008年10月在梅州监狱服刑期间,被《北京之春》杂志社授予“2008年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

2011年9月13日 郭飞雄刑满出狱后,一直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有警察在他所住楼房下24小时值班看守,不仅经常阻止他外出会友,甚至还阻止他到市场买菜。虽然在这种严酷环境中,郭飞雄仍然设法通过多种途径积极参与一些意在推动中国公民社会成长、促进中国人权改善的活动。2012年初,郭飞雄亲自前往乌坎调查了解村民选举维权事件,4月为广州五君子举牌要求“人权、民主与官员公布财产被刑拘事件”提供法律后援服务,6月参与湖南“六四铁汉”李旺阳离奇死亡真相调查团,随后还为江西新余参与民主选举人刘萍被暴力殴打事件签名声援等。

2013年1月7日至10日,《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删改事件爆发,一批民众自发前往广州南方周末办公大楼门前声援。为了避免事态恶化,郭飞雄冒险前往南周大门外的街头聚集的民众中,通过现场演讲,力促到场声援的民众保持理性、和平并在表达出意愿后及时离开现场。一个多年坐牢且遭受多种酷刑的人,号召人们克制,那种感染力与说服力是无容置疑的。正是在郭飞雄先生等人这种理性的疏导下,南周门口声援抗议事件得以和平稳妥地化解。

2013年3月3日,郭飞雄与北京、广州多位民主维权人士一道发起敦促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公民联署运动。随后几月,他因身体不适原因前往内地老家农村休养并顺便调查了解民情民愿。8月17日,郭飞雄在湖北老家的姐姐忽然得到郭飞雄已经于8月8日被广州白云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的通知。说明郭飞雄再次被警方投入牢笼。

纵观郭飞雄先生过往历程,可以看到他是个赤诚的爱国者,是个怀抱促进中国民主、人权、自由进步的理想者,是一个为理想而敢于舍身的不息奋斗者!

郭飞雄先生的理想绝不是停留于口头,他的理想在他奔走于中国南北城乡的脚下。从他的经历中我们可以看到,为了指导太石村民依法选举,他可以冲破当局的层层封锁,潜入太石村几十天地居住在农民的家中,来达到与村民建立真诚信赖的关系,通过深入耐心的宣讲,进而使有关选举与维权的法律能够为村民所接受、所信从,从而使整个维权运动保持在和平、理性与合法之中。他这种脚踏实地的以法维权,为中国农村选举维权提供了宝贵经验,也给后来暴发的乌坎事件提供了很好的参照。

当乌坎村民维权事件暴发后,郭飞雄多次挣脱软禁,前往乌坎,与村民交流,了解有关乌坎村民维权情况,给村民提供法律咨询,直接见证村民选举,并且以自己亲临现场所见的事实来回击社会上那些污蔑中国人素质低,不宜实行民主的谬论。郭飞雄先生通过博客直接记录了乌坎选举的过程: 2月1日乌坎村投票现场(一)(二)、2月1日乌坎选举现场感受杂记。他为了乌坎村民维权选举可谓竭尽全力地鼓与呼。为此,他不惜与各种抹黑乌坎或误解乌坎维权选举的媒体论战,用亲历的铁证来回击那些攻击村民自治能力与选举水平的观点。

郭飞雄原本是著书立说的学者,面对中国社会转型的艰巨使命,面对知识界坐而论道者众,起而行之者稀的现状,他毅然选择了深入乡村,到田间地头去推动民众的维权与选举。2012年01月22日,郭飞雄在《我的本分与我的选择》中表示:“今晚对自己的过去和未来稍稍做了一些回顾和前瞻。人各有长,人各有志。我的主业不是人权、民生、对抗、较量,而是选举。未来十年,我将以进入基层和现场为村、乡、县选举提供法律和社会服务,作为自己的主要事业。别的思路和宏图,我都不反对,更不拆台。各种思路相互竞争,真诚担当者相互呼应,正是多元扁平的公民社会结构的题中之义。别人有能力考虑全局,我仅仅只有能力考虑部分。别人忙于顶层设计,我还是比较感兴趣于底层实验。走向基层,走向草根,走向现场——就是我的本分,也是我的选择。”事实上,这应该说是郭飞雄多年奋斗的一个小结。

本着这种深入社会底层,推进村、乡、县选举的理想,郭飞雄含辛茹苦,可以说完全过着一种苦行僧的生活。他到处奔走,有时几夜无法找到地方安睡,就在一些车站、广场打会盹,甚至在山间路边找个地方瞌睡一会,还有时一两天没有食物果腹,就在田间地头找点可以生吃的东西聊以充饥。由于经常孤身一人奔走于乡村,飞雄不只一次地遭遇抢劫与偷盗。面对这些人生的苦难,郭飞雄与友人聊起来时只是淡淡一笑,仿佛在说别人的事。

郭飞雄在历经来自当局与社会环境的苦难后,痴心不改,并且顽强保持一种温和、理性的态度。正如他在博客中所写的:“经常被比喻为‘鸡蛋碰石头’。诚然,诚然,我是碰石头的鸡蛋。但鸡蛋又有何不可?它是生命,它无害人之心,它担当。你越恶意,我越善意。你越石头,我越鸡蛋。你越强横,我越和缓。石头呵石头,人间的石头,照照镜子,其实你不也是鸡蛋!”这几句话形象地刻画出了飞雄那种温和、善良而又顽强、坚贞的精神,是中国式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经典写照,可以名之为飞雄的“鸡蛋精神”!

飞雄正是秉持这种“鸡蛋精神”,顽强不息地奔走在中国大地的大街小巷与田间地头,催化着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推动着中国公民维权的勃兴。他用自己的脚在丈量着中国人权、民主的进程。他是中国民主转型时代一名坚强不屈的践行者!

2013年9月5日

 

 

本文发布在 郭飞雄.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