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人物

王瑛:企业家在社会转型中的责任与作为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飞速发展,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食品安全、偷税漏税、污染环境等问题频频被媒体曝光,反映出当下许多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心的缺失。企业缺乏社会责任心,为社会增添了许多不稳定的因素。当今中国的社会现状,更需要企业肩负怎么样的责任呢?中国企业和企业家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王石最新演讲:底线与荣誉

  今天的题目是底线与荣誉,我从2006年6月份开始讲起。 底线 郊区开发商进化论 现在我们进入了60多个城市,各种案例都是别人不看好的,别人不要的 南方周末在成立25周年的时候做了一个活动,向中国梦的实践者致敬,他们挑选了八个地标,当然这个地标不是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维权人士王清营先生简介

按:王清营先生于2014年5月16日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4年6月21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与唐荆陵先生及袁新亭先生同案。现提供经过家人核对的资料,供各方参考,建议各界人士予以高度关注! 王清营,性别:男,出生年月:1982年3月1日,民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2 条评论

贾榀:致敬陈剑雄

刚刚打通陈剑雄电话,他被以“煽动颠覆党的政权”为由刑事拘留一个月,今天被武汉警方释放,目前赤壁警方正在接他回赤壁,他说在里面没遭受殴打,身体状况也还好。我和秀才商议之后决定去看望他。 陈剑雄是南方街头一位非常勇敢的参与者,我跟他相识是2013年的3月份,那天他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浦律师夫人致夫札:我该如何做?

自与你相识,总是聚少离多。你不是出差在外,就是在出差的路上。为了家人,为了朋友,为了良心,你拖着病体,风餐露宿,终日奔波在祖国大地上。 见不到你,我只能在网上捕捉你的信息,在电脑屏幕上追随你的身影,在脑海的记忆里寻找你的声音。 这一次,你在京城停留的时间最长。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邹思聪:“反革命”周舵

当周舵在新浪网开通个人微博时,他原本以为自己在国内网络上,决不能“活”过一个星期。 那天是2012年1月26日,为了降低敏感度,他给自己起了网名“舵爷第一”。这个“狂妄”的网名有时被人误解,他特意向《亚洲周刊》解释,“舵爷”是朋友的普遍称呼,“第一”则是“准备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王瑛:企业家兄弟姐妹站起来

30多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举世瞩目。对此,人们有诸多诠释。2008年前后,主流舆论包括学界发表了很多文章关注这一现象。但好景不长,4万亿拖着几十万亿下水之后,种种不妙、难以自圆其说的镜像迅速呈现,多年来在光鲜的侧面、背面积累起来的东西显露出来,泛着腐臭,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吳金圣:前仆后继的胡石根长老和姜力钧

 4月30日,我收到一条来自胡长老的微信说:明天中午11:30邀请你一起吃饭,地点在二炮医院旁的九龙居。具体说了几个人的名字,还有详细路线,我想他是住在德胜门那一块的,应该非常熟悉那一带。 我提前到了,给他电话,没想到他一个人早就已经到了,正在等我们。后来陆续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知名公益律师常伯阳突遭传唤

5月27日晚9时许,河南郑州公益律师常伯阳突然被警方传唤至郑州市二里岗派出所,传唤理由为“涉嫌扰乱公共秩序”,具体事由不明。据常律师家属介绍,当时大约有十五名警察持传唤证、搜查证前往实施了传唤和搜查行动,家里两台电脑、两部手机均被扣押,警察并未给予扣押清单。截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徐潜川:那夜,浦志强哭了

原编者按:“主持任建宇婚礼的老浦,忍不住哭了。身材魁梧的大汉在大庭广众之下眼中饱含热泪,我紧紧得拥抱了他。前一天晚上,他还接了十几个辱骂他的电话,试图和对方说理。任建宇也哭了。”徐潜川在这篇文章中记录下了他和几个知名案件的当事人以及著名律师浦志强的交往细节。通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司徒雷登,中国最对不起的外国人

司徒雷登在民国远比白求恩知名,他一生中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以中国为家,为中国效力,他创办了跻身世界一流的燕京大学……然而,在1949年,毛泽东的一篇《别了,司徒雷登》让他成为不光彩的角色,最终很不愉快地离开了中国…… 在美国现任驻华大使雷德、燕京大学老校友们和杭州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叶海燕:我为什么支持贾灵敏

一看到贾老师被拘的消息,我就想去郑州。在微博中我也说过,她是我近两年来,最敬佩最喜欢的女性之一。可因为是周六,孩子在家。我只有等孩子上学了,周一再处理了。 我到了看守所,给贾老师存了一点生活费,目的也是想让她知道,有人在关心着她,支持着她。但在声援她的行动中能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郭宇宽:我那些一根筋的朋友们

我经常鼓励我的同行,现在在中国当记者实在是生逢其时,比在西方当记者幸运多了,何以见得?在西方当记者得整天心急火燎地抢新闻,我们根本不担心,这片神奇的土地遍地都是新闻,而踏实干活的记者太少,所以供求关系决定了我们这里的特点是新闻抢记者。就这样中国的记者包括我在内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1 条评论

海涛:公民徐友渔

  北京居民徐友渔和其他几个居民因参加某私人聚会被“请”进“局子”关在第一看守所,当局认为其等行为性质恶劣遂以寻衅滋事罪将其刑事拘留,引起舆论哗然。这几位“会友”都是一些关注国事国是的学者学人知识分子。而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徐友渔就是颇有代表性的人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艾晓明:深切怀念我坐牢的朋友们

写下这行字,觉得可悲又可笑;仿佛有人死了,我们在开追悼会一样。但是我的心情,和真正去追悼朋友,也没有什么两样。追悼会上,我们哭上一次,此后也要放下。朋友去了天堂,尽可追思,但我们也深切地知道,再没有什么尘世的力量能够加害于他们。但是活人被关进牢房,如王全平律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刘荻:不锈钢老鼠的自画像

有一次“团体谘询”课上的活动:“写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五样东西,然后依次划掉”,给我以颇多感触。 记得在《读者》上读过毕淑敏写的一篇文章,关于在师大读心理学时做的一次“价值观拍卖”活动。其中一项无人出价的东西,是“直言不讳的勇敢和百折不挠的真诚”。这句话让我颤栗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赵昕:有关胡石根先生二三事

1991年底的一个深夜两点左右,我和老胡办完事后,跟着他回北京语言学院家去取给朋友的文件。不料老胡用钥匙开不开门,他太太把门反锁了。胡石根又敲又喊,师母还是怎么都不给开门。没有办法,老胡只好到后窗,把窗玻璃打碎一个角,伸手进去开了窗,从窗子跳进书桌上,准备给我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诗人管党生:我认识的高瑜,一个有个性的女人

 高瑜上CCTV了,脸被打上马赛克,“因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但是依然可以感觉她的风采,尽管她已经70岁了。 认识她,是在2007年秋天,包遵信逝世,我在80年代看过包遵信主编的“走向未来”丛书,所以先生走了,我应该去参加他的追悼会。在会后去饭店吃饭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鄢烈山:浦志强凭什么没有“进去”?

今年第3期《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人物是律师浦志强。 多年来,我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他,为他担心,担心他哪天进去了。因为他一直在出头为涉嫌“诽谤罪”的疑犯辩护,打了许多保护公民言论自由权的官司,原告通常是官员和地方权势机关,这在中国是风险很高的活计。 代理了那么多“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梁晓燕:我们一定能看到改变

原编者注::她是经历过大时代大事件的人,有资格对未来抱有不灭的信心,并且毫不吝啬地传播。 中国财富:相比体制内的教育系统,教育公益组织的长处在哪里? 梁晓燕:我认为,第一,你能够发现资源,第二,和资源形成比较好的共识,资源能为你所用。第三,你能把不同的资源组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