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纪事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2013年中国大地从南到北出现了一波上街举牌表达诉求的公民运动。从这一波公民运动的诉求来看,南部、中部与北部还是有所区别的。南部以广东为中心的上街举牌,主要集中在两项诉求:其一是敦促全国人大表决通过中国政府早在1998年就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东莞工会:裕元鞋厂应补偿员工

文/英国《金融时报》迪米香港报道 中国南方城市东莞当局认定,裕元工业(集团)有限公司(Yue Yuen Industrial,以下简称裕元集团)应就多年未为工人足额缴纳保险金的问题,向罢工工人做出补偿。裕元集团是全球最大的运动鞋生产商,客户包括阿迪达斯(Adi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吴金圣:丁家喜的政治胸怀

我写过一篇《我和许志永、丁家喜的最后一次聚餐》(以下简称《聚餐》),记叙了丁家喜的一些片段。但总觉得不全,只是一个点而已。本篇打算通过立体的记叙,让大家看到一个较完整的丁家喜。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为了自由呼吸:中国中产移民潮背后

多年来,林晨(音)都对他妻子出国的要求报以拒绝。然而,在2012年,他们女儿出生了,他开始思考她的教育问题。他发现自己想让女儿读书压力不要像他和他妻子在攀向中产阶级的过程中所承受的那么大,他想女儿有玩乐的空间。“我老婆和我承受了很多,”他说,“我不想我的女儿也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1 条评论

人权灾难十六日 不负文明五千年——王成律师在建三江经历记录

编者按:杭州王成律师的抗争史,苦难史。他本人被打压,全家被株连,直至全家被停水停电,强制驱离杭州。所有这一切,仅仅因为他对宪法和法律的捍卫。他的一切言行,都严格限于宪法和法律范围内。他们侮辱的不只是王成律师全家,他们侮辱的是他们自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这就是法治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1 条评论

刘士辉律师:上海凌晨遭查房,处处有人给挖坑

今天凌晨4点,我和女友正在上海市普陀区曹杨新村一带一家叫作格林毫泰的宾馆休息,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待我打开房门,看见一个身穿警察制服的人和一个保安站在门口,说要查房。我问对方身份并让对方出示证件,对方说是普陀区公安分局的,顺手拿出证件在我面前扬了一下,我拿过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王全平律师:北京冤狱亲历记

引子:同仁蒙冤 2014年4月8日,丁 家喜律师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 丁律师和其他公民在公共场所拉横幅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结果被公权力诬陷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简直是莫须有,陷害忠良。我对此愤愤不平。 一、千里走单骑 我与丁律只有一面之缘,但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吴金圣:我和许志永、丁家喜最后的晚餐

组织最好的一次饭醉 许志永二审没有悬念,维持原判4年。很遗憾我事先不知情,否则怎么都去看看的。想念许志永弟兄了,他也是基督徒(这是作者误会,许志永没有受洗——编者注),我们都有主的保佑,相信你会平安回来的。 丁家喜、李蔚一审开庭时,我曾去看他们,虽未看成,但相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妻子托律师带给张宝成的信

宝成,今天王宇律师来三看,我托她带给你几句话。 一: 你的QQ我已帮你挂了二天。 二: 你原来的手机号太长时间未用,已不能用了,不过我已为你买了新号,随时迎侯你回家时使用。 三: 给大女儿的话,我已转告,孩子说:“让他赶紧回来,看给您累的,让他回家和您一起扛。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唐吉田:酷刑不禁冤案难除——难忘在建三江公安手里的十六个日夜

2014年3月20日下午,我应家属石孟文之邀,来到位于建三江农垦局七星农场公安分局后院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俗称青龙山洗脑班),就石孟昌被非法拘禁一事找基地负责人交涉,并进一步确认该非法拘禁场所的相关情况。同行的有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及家属,后来有若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蔺其磊律师:黑三江会见被拘公民记

继建三江农垦公安将四律师违法拘留后又将15名声援的公民肆意拘留。4月10日凌晨六点,我辗转倒车三次,于下午三点赶到到红兴隆看守所,和已经在此的李苏斌、莫宏洛律师和几位公民见面,在看守所大门,我提出会见翟岩民,传达室的人接受手续后,告知请示领导让我们,我说天气寒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陈剑雄:建三江蒙难记

一早被绥滨拘留所警察叫醒,警察歪着头对我说:別人知道要放出去了,都是早早起来穿着好等我开门,就你要出去了还要我喊你起来。我就说:抓进来放出去了对我来说都是很平常的事,这些我看得淡。 还是把这次被捕的经过大致和大家交待一下吧,也非常感谢被捕时兄弟们的关注。都可以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禁立碑祭奠夹边沟右派亡魂

明镜网 | 2014/4/13 在刚过去的四月五日,是中国传统纪念先人的清明节。一批在中共反右运动中受到迫害的幸存右派,及惨死在甘肃省夹边沟劳教农场的死难者遗属,原想在当天重返现场为死难者竖立纪念碑及举行祭奠仪式,却遭中共当局以各种手段横蛮阻挠,甚至把已建好的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建三江被拘遭遇记

纽约时报中文网 | 王全章 2014/4/11 「不许动!警察!」在半睡半梦中,我突然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当时是2014年3月29日凌晨3点30分左右,我正睡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局七星拘留所大门口的睡袋里。我是一位人权律师。当夜,在七星拘留所门口守候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我不再害怕,我要站出来签名

中国人权双周刊| 尤维洁 吴丽虹 2014/4/10 赖笔是北京医科大学87级学生,1989年6月3日晚上,他与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出去,那两个同学先行回去,只有他留在西长安街上,6月4日临晨,为抢救伤员在南长街口被流弹击中脑部,送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无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深夜喝茶记

/王江松教授 昨晚出差归来,12点前睡了,梦乡正酣,突闻门铃大作,时值2点20分。来者是住地派出所仨警察。问深更半夜,有何紧急事情?答接上级命令,请你去派出所一趟,并出示证件。我验件后问,知道什么事吗?答可能是网上发帖的事,具体情况我们领导和你谈。一路上他们反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Tagged | 1 条评论

法治国家如此法治?

/刘少明 2014年4月6日早上5点半,我们一行10人分乘三辆的士前往建三江拘留所接唐古田、江天勇、王成三律师出狱。昨天晚上陈建刚律师就准确判断警方很有可能会在早上六点释放三律师。特安排我们六点前赶到拘留所,当我们的车离拘留在所3公里的路口时,警方已经封锁了路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